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钱澄之记顾炎武  

2009-05-16 14:05:34|  分类: 学不可以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读钱澄之《田间文集》,益知明人之议论,多高奇矜持,澄之可称翘楚。唐甄序中云云,如其谓:

文不可以伪为。不学而强为之者,伪也。优偶衣冠,虽似非真;骈拇枝指,虽真不正。言不己出,而涂饰之者,譬则优偶也;言出于己,而杂乱无章者,譬若骈枝也。若是者,皆不学之过也。我之所谓学者,法乎自然,色象天成,非如雕刻丹青,模而可就。今世之所谓学者,误矣:多诵广记,博证肆辩,附缀多端,自谓雄文盖世,而不知其犯吾二譬也。

与澄之为文贵在性情之说同声共气,然论为学大要,其言颇可思量,有不必偏废者。

至卷四,有《与徐公肃司成书》,记顾宁人事,极有意味,亦得见宁人学行之另一面,今记其文于下:

别后,因人为汴梁之游,涉滹沱,过漳河,一路怀古,多有吟咏,无由呈录座右,一悉旅情。弟老矣,念与诸君子尊酒论文,不知后会更在何日也。

向与阁下聚首于令母舅宁人寓斋,宁人极诋阳明之学,又出吴江一老生所寄骂阳明书,比之毒药猛兽,遍示坐客。弟见其方寸败纸耳,字画怪诞,文理恶劣,皆陈羹馊饭语,不惟未尝见阳明书,并未尝读程朱书,不知宁人何以欣然夸示人也?弟见宁人骂兴甚勇,如此固陋,尚欲引之为助,其所以恶阳明者至矣,故默不与辨。酒间,问曰:“顾泾阳何如?”曰:“正学也。”弟曰:“余观其解《学》、《庸》,亦颇采阳明语,何也?”宁人大咍,以为妄,问弟见诸何书,弟偶失记,无以应,益大噱,久之,曰:“君元来于此事甚浅。”阁下尔时亦主宁人之说,以泾阳深辟阳明者也,犹记之乎?弟比大惭,非惭其学之浅,惭其以为妄也。

既抵家,搜诸敝簏,得之,盖顾先生《小心斋箚记》也,即命儿子钞稿奉寄,托为转致宁人,以谢此惭。顷再至汴梁,则孙征君重刻《圣学宗传》,所谓《小心斋箚记》,俨然载于其后。书行,想阁下与宁人皆得见,故不更寄所录也。征君学阳明之学,弟不敢知,但泾阳先生采阳明语,一一可按,弟固非妄言也。

宁人学问淹博,弟不能窥其万一,但似详于事而疏于理,精于史而忽于经。经如《春秋》说,不谓不精,要亦史类也。弟尝与论《易》,辟象数而主义理,谓程《传》、朱《义》外不宜更有见解,不省程《传》但言义理,朱子兼通象数,《本义》之外,复有《启蒙》,故曰程演周经,邵传羲画,则宁人于程朱之异尚未深悉,弟故以为于经忽也。至于稽古之勤,考证之核,近世罕有其匹,意其目力所到,应无遗编,而顾先生《小心斋箚记》独未之见,又可怪也。

抑弟更有请焉:阳明宗象山,象山与考亭异者,吴幼清以为一主尊德性,一主道问学也,圣人之学具是二者。今谓主其一,岂即废其一耶?亦其所从入不同耳。读书而有悟,与悟后之读书何以异哉?若宁人,不喜人言性与天道,专以多闻多见、好古敏求为圣人之为学,则自不信有悟之一路也。岂其然乎?幸转致鄙私,期更有以教我。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