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终于……  

2009-08-31 23:23:53|  分类: 闲情偶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也没怎么着,终于下决心进了一只“小竹炮”。

很长一段时间内,听音乐,没觉着器材有多么重要。从最早家里的电子管收音机,还有一个唱盘,逐渐到卡式录音机,能靠一个东西把胶木唱片、磁带放出“立体声”,就是最高享受。在高中的时候,带有十个可调节均衡器的Sharp双卡座录音机,是最豪华的梦想。大学四年,最奢侈的梦想是一个SONY Walkman,在听音乐的学生眼里,那代表着终极的奢华。最后是靠着姐姐汇来的钱,买了一个Aiwa随身听,算是退而求其次地满足了欲望,这个随身听,我用了六、七年,最终磁头彻底报废了。升级到SONY DISCMAN了,人却开始更加不满足,读了些音响杂志上的破文章,忽然对所谓HIFI的声音充满了憧憬,除了流连于每期音响杂志的广告彩页以外,挣的工资只够吃饭的我,在保成路的音响店里耗去了不少时光,听了各路器材,想入非非地给自己搭配了一套HIFI组合:B&W 805 + Musical Fidelity A3.5功放和唱机,后来又想入非非把Musical Fidelity A3.5换成了昂贵得吓人的Classe前后级。酷暑寒冬,缩在老鼠满楼道跑贫民窟一样的教师宿舍里,听着三、四千元的Aiwa组合音响,我就闭上眼睛,开始想象价格对于我如同天文数字的Classe前后级推B&W 805的天籁之音。显而易见,我至今也没有实现这个“梦想”:十年后,当我听坏了几套廉价的组合音响,抽屉里堆满了Discman、MD、iPod等等的残骸时,当我终于迁入似乎适合高贵的B&W 805的新居时,我却发现自己终于对那种“天籁之音”失去了兴趣。如同送走儿时的热望,我又走进那家冷清的音响店,再次免费听了几曲已经升级了两代的B&W音箱和Classe功放,再次读了读令人咋舌的价牌,轻轻松松地就撂下了曾经日思慕想的渴望。现在,我在Denon AV功放和JBL音箱上听我心中的天籁,来自于音乐,而不是来自于“升级无止境”的器材。

人似乎总是要经历类似的阶段:一个人最想拥有的东西永远是无力拥有的东西。但是欲望这种与生俱来的气质,使我们永远渴望那些自己无力拥有的物事。放到生活里来说,技术和工业品实现了我们一切的物质享受,进而包办我们的精神愉悦。很不幸,我发现自己恰恰是个起劲儿的器材消费主义者,我由此特别庆幸放下了自己的HIFI主义,回到了音乐本身。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里放下了,那边又重蹈覆辙。

嗯……,我想说,不幸的是,我还自称喜欢摄影!——就像所有的女性征婚启事上清一色都写着“喜爱文学和阅读”一样。

初一的时候,父亲给家里买了一个海鸥120相机,我迷死了那个神奇的盒子,很快,我就垄断了这个神奇玩具的使用权;到了初三,120换成了海鸥135单反相机。中学的寒暑假,我总是泡在父亲厂里宣传科的暗房里——父亲的那位宣传科同事有求必应,为我提供了无数方便,药水、放大机、昂贵的相纸,以及各种专业设备。我就这样在黑房子里一整天,冲洗自己拍的胶卷和照片。父亲甚至把家里逼仄的厕所改造成暗房,弄得全家人上厕所要小心翼翼,到处是瓶瓶罐罐的化学药剂和搪瓷容器。那台钢筋铁骨跟着我好多年的海鸥相机,还有随后的理光机身,两个变焦头,终于都被用到报废。现在很惊讶于父亲在这些劳民伤财的事情上对我无保留的鼓励。在我成长的日子里,买书、听音乐、摄影,所有的经济资助都来自于父亲,对于那个时代的家庭来说,这样的开销可怕得惊人。父亲总是背着彻底的生活现实主义的母亲,偷偷地给我钱,让我去满足毫无休止也毫无用处的兴趣。

摄影,又是一个完全依赖器材的“精神愉悦”。

五年前,我终于给自己买了一台数码单反。用数码感觉很怪,拍胶片的时候,每一张照片,光圈、快门、构图、对焦一大扒拉的事情都要想半天,谋定而敢动,原因很简单:一卷胶卷三十六张底片,快门一按,影像的质量和格调就不可更改了,暗房里显影的调节非常有限度,拍坏一张底片就是浪费了一张,伸手不见五指的暗房里,弄坏一张相纸更加让人心疼。相机在手中,脑子总在拼命琢磨怎么拍出一张曝光、构图都没有问题的照片;改成数码了,按快门就像是不需要用脑子一样,镜头对着某样东西和某张嘴脸,咔嚓咔嚓按就行了,不满意了删掉,然后重新来过……。Phtoshop上更加不怕犯错,反正可以没完没了的undo下去。往往最后自己也不知道想要一张怎样效果的照片。

这么着想想,“高科技”这个东西就是好,任谁都能享受精神愉悦。这两年所谓“色友”如雨后春笋、入夏的蚊子一般成群地涌现,就像更早的时候,中国人知道了HIFI以后,发烧友成群地涌现一样。买单反就跟买白菜一样。而有创意的人总能依靠这些高科技弄些奇技淫巧别开生面,更加增强了我们脑子里那种虚幻的愉悦感和强烈的参与欲,并且认为是真格儿的精神享受。比如这张Phtoshop把戏让我对于数码图像处理狂热了很久,我还靠它引诱了好几位朋友玩起了数码单反+Photoshop。

终于……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出门认识了一朋友,自称摄影世家,比较阔绰的那种玩法,左肩一架1Ds Mark III加小白IS,右肩又是一架1Ds Mark III加EF24-70/2.8L,只要前面有东西,举起相机就光圈优先连拍一气,这是我见过的最“愉悦”的拍法,咔嚓咔嚓咔嚓咔嚓……我不得不敬仰他旺盛的连拍热情。不过瞻仰了那位仁兄的大作之后,我就俩感觉:一、器材端的重要,只要一口气弄到顶,拍什么怎么拍不重要,反正机器搞定一切;二、这位世家的“作品”,还不如我一位不玩摄影但学过画画的朋友拿400万象素的卡片机拍出来的东西像样。

不过“高科技”这东西还真就是好,靠着我的D70,我几乎把大都会博物馆、波士顿艺术馆、华盛顿国家艺术画廊、美国空军博物馆等等这些地方一寸寸都拍下来了。用胶片,想都不敢想。我现在看这些数不胜数的照片,也不比那位“摄影世家”好到哪里去。这就是“高科技”带来的生活,你可以毫无成本和代价地无限尝试,人被这种无成本的可能性弄得越发“愉悦”,但同时也添了一肚子的心浮气躁和不耐烦,就像现在看电视,新闻联播的时候,我总不自觉拿着遥控器找快进键……这也算“数字生活综合症”吧。

所以呀,数码工业品搭建的全民精神娱乐,白痴不白痴的,我也是乐在其中者,说怪话,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厚道。

五年来,就像当年梦想那套HIFI一样,一直想置办一套像样的变焦头——恒定光圈2.8的。其实我有没有那个水准充分利用这些顶级镜头,自己好像没认真考虑过。就像现在去羽毛球馆里打球一样,满场的人扭腰撅臀狼奔豕突如扭大秧歌,但一看装备,一个赛一个专业,个个武装到牙齿,绝不亚于国家队。这才是“愉悦”的实质:“我喜欢,我拥有。”我非常心虚地意识到,我也是这个路数。

虽知如此,今天终于还是没架住一念之差,买了一只“小竹炮”。当年买D70的时候,碰上“小钢炮”打折一周,只要600多美元,也是一念之差,没舍得买,后来追悔莫及。估计就是这追悔莫及害得我架不住心里不着四六的虚荣和热望。

跑回家迫不及待试用起来,也没觉得怎样,只觉得侍弄这玩意儿委实是个力气活。不过,F2.8下的景深控制,令人满意,这也是我买它的主要目的。说实话,我也就只知道这点儿货了。

管他呢,虽然咱不是“摄影世家”,好歹也是一“摄影爱好者”。

下一步就是24-70/F2.8了,然后是85mm/F1.4……然后又怎样?物质的占有欲似乎是永无止境的,到了,还是不免追求器材满足感的病。

终于……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终于……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花血本儿买进的“小竹炮”。

终于……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终于……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买这个又大又重的镜头,一半是为了拍这个大头小细脖儿。

终于……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另一位模特。

终于……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书桌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