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暑期游山东  

2009-09-03 01:24:42|  分类: 闲情偶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次去山东是在一九八八年,大一的暑假,陪着在大连疗养的母亲从旅顺乘船到烟台,在青岛停了三天,然后回扬州老家。对敝败凌乱、肮脏拥挤的青岛印象深刻,在垃圾站一样的青岛火车站买火车票,差点儿把肋骨挤断。敝败凌乱不是青岛的错儿,八十年代末中国的大中城市,都是同样的问题。相反我喜欢上了青岛,一股子残败老去的旧家味道,就像那个年代的北京、西安和汉口。

暑假里为了陪儿子出出门,约了在苏州的朋友一家,选择去山东:儿子一直抱怨我们去海边没有带过他,说没有见过大海,所以准备去营口看黄河入海流的地方。还有,登泰山。

临时改去青岛。青岛的拥挤更甚于二十年前,但是城市却更加美丽,它的“新”没有破坏我记忆中对它的感觉。这里最给人好感的,是它的空气质量。儿子念念不忘我给他讲过的崂山道士的故事,只好万般不情愿地带他去崂山一游。不出意料,那个地方一如既往地乏味无趣。我们走的那条线路是个佛寺,这倒是我以前不知道的,印象中一直以为崂山就是道教洞天。有意思的是,这条线路的入口处簇新的华严法藏世界浮雕牌坊下面的停车场上,立着也是簇新的法显塑像。一开始把我弄糊涂了,我怎么也想不出法显跟“齐鲁青未了”的地界儿有什么关系,后来才恍然大悟——法显浮海归国,是从山东地头上得岸来。这也算得文化资源和福田因缘吧。

这是我第一次爬泰山。两家的孩子身轻如燕,不知疲倦。两家的男人却步履蹒跚叫苦不迭,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早已经成长为一只纸老虎,这样一座不能得其高又不能得其险的山峰,就已经把我整趴下了。泰山开阔雄浑,不过我还是感觉有些浪得虚名。中国人到哪里都爱写字儿留下来,泰山居首,一路看上去看下来,雅的少,媚雅而俗的多。更有某几位爱好打油诗的前领导人的题字,如同身段儿古怪的蜥蜴趴在山石崖壁上,中人欲呕,就像他们刻意要给自己身后留下笑柄似的。

一路唉声叹气地往上爬,一路在琢磨,古时封禅祭天,皇帝们怎么上去下来?跟同行的朋友开玩笑说,我得写篇文章考据一下,皇帝上山怎么走怎么吃什么做派。挺有意思的话题。

山顶住了一夜,夜里晃到南天门边,见山下来路一片黑魆魆的,煞是吓人,蓦地就从黑雾里冒出一个人头来,喜出望外地冲着黑不见底的下面呼喊:“到了!”——这都是夜里开始上山,赶着看日出的年轻人。南天门背风的地方,席地坐卧着不少裹着军大衣等候五六个小时以后日出时刻的年轻学生,他们嘻嘻哈哈,快乐无比,这就是年轻的幸福。不由想起十五年前的凌晨我在峨嵋山顶冻得直跳的情景。

没有看到日出,只看到太阳半张脸。不过反正日出、云海二者不可得兼,就看云海得了,不过那天云海似乎也不怎样。反正算是爬了泰山,就像是“不到长城非好汉”,我们也算“小天下”一把。下到山麓,在一片林子里看到巨大的石雕群像,大群的工农群众各行各业解放军指战员意气风发一脸的正气和喜悦簇拥在手持铁锨作劳动者打扮的总书记周围,再次印象深刻。不愧是克己复礼的礼仪之邦。

去曲阜,纯粹是为给孩子进行文化传统教育。对我而言,那是个让人大失所望的地方,三孔一百五十元的门票算是不着四六坐地起价。孔府的布局,当然是个空间巨大的北方土财主大宅院,孔林蔓生从草中东歪西倒着不那么出名的衍圣公和有资格入葬的孔门支裔的墓碑,凄凉的紧,原想走到后园去看孔尚任的墓,进到孔林就毫无兴致了,只到孔圣人墓前拜谒一番。孔庙算是稍好一点点。满大街温柔敦厚的夫子同乡,游说我们掏钱雇他(她)作导游。我说我就是导游,他们狐疑地上下扫描我鉴定一番,坚定地回答说:“先生,雇个导游吧,否则什么也看不懂,就白来了。”我被逼急了,就说:“同志们,我就是专门研究孔子他老人家的光辉思想的,我向毛主席保证我一定看懂。”导游们面色镇定,坚定地说:“你研究没用,没我讲你还是什么都看不懂!怎么样,三十元,全程讲。”那口气,就像他们天天都跟历代衍圣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一桌儿喝酒打牌,而且熟知跟孔府相关的一切规矩隐私一样,弄得我们两家其余的人齐齐盯着我,一通狂笑。有了我如此一番狂妄自吹,我只好肩负起给两家人免费全程讲解的重任,从孔子他爸爸,讲到七十子之徒,连带着东拼西凑知道的几个衍圣公;从贵戚公府起居祭祀丧葬的形制,到曲阜阶级斗争的形式和构成……搜肠刮肚胡说八道了半晌。走到孔林的神道,孩子们说这石人儿是谁呀,是孔子的弟子吗?我说这个叔叔叫翁仲……话音未落,就听得后面上来一串儿红绿男女,一位导游举着小电喇叭,用抑扬顿挫的山东普通话说:“各位向这面看。这叫翁仲。这里面有一个故事,乾隆皇帝来此地,走到此处,指着这个石人问是什么,一个翰林回答说:回皇上,这叫仲翁。乾隆就写诗一首赐给他:‘翁仲尔今称仲翁,必是窗前少夫功;你今不得作林翰,罚到江南作判通。’乾隆故意把四句诗中每句最后两个字都颠倒过来,讽刺把‘翁仲’错为‘仲翁’的翰林。”我差点儿没笑喷了。武侯祠导游的故事版本,地点当然改在了武侯祠。讲《论语》发家,老庄通吃三教归一的丹大姐到这里来当导游的话,我觉着倒是把好手,虽然不能力拔头筹独领风骚,靠着她把儒家讲成老庄,把老庄讲成孔孟,最后一锅烩成观音姐姐心灵鸡汤的一张妙嘴,为三孔旅游别开生面不成问题,以她的造诣,怎么着可以作个祭孔大典主持人。

济南象武汉,城市格局混乱而嘈杂,大而不当,一切都裹在灰蒙蒙的空气里面,不招人喜欢。大明湖盛名在外,了无雅趣,令人生倦。趵突泉园子里虽然红男绿女游人如织,倒是个好去处。后面的万竹园幽深僻静,让人心旷神怡。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青岛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泰山天街之夜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半吊子日出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泰山凌晨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一线登天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孔林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孔庙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济南大明湖

暑期游山东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崂山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