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的第一场雪  

2010-01-07 22:15:29|  分类: 闲情偶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来,这还是盗用某歌的名字。知道某歌,而且第一次知道就让我“刻骨铭心”没法忘记,是在2004年冬天,一位特相好的哥儿们打着写博士论文查资料的幌子跑美国去转悠,租了辆车从某某天涯海角跑哈佛-燕京图书馆来看书,然后打道去哥伦比亚大学从事他的学术活动。我说干脆咱哥儿俩一块儿吧,我蹭车去纽约转转,也给你做个伴儿,至少在路上作个direction。结果从波士顿到纽约,包括我在高速路上指错了N次路所花的冤枉时间,我们开了几乎一天的车,这哥儿们从头到尾一刻不停地就放这一张油腔滑调故作颓废状的唱片,听到我要吐了。快到纽约的时候我实在忍无可忍,说:“哎,兄弟,能不能停一会儿安静安静,再放下去会出人命的。”那哥儿们滋滋有味儿地坐在方向盘后面,眼睛都不眨,相当冷酷地说:“你把耳朵闭上不就完了。”这一刻,正是这“XXXX年的第一场雪”。果然,一路冷冽的晴空艳阳,到了纽约就开始雨雪霏霏。我算是永远记住了这首稀烂的歌。

      话说前天,我上这学期最后一次课。课程全然是老朽故去的学问,多数学生一学期挺下来,我猜想他们一定苦不堪言,痛不欲生。走进教学楼的那一刻,天色一切照旧,等我爬到三楼走进教室,窗外已然飘飘扬扬,等我碎碎叨叨声嘶力竭讲完课,学生们欣然鼓掌对我一学期的声嘶力竭表示鼓励,也表达他们咬牙忍受了一学期后解脱了的欣喜,再看窗外,山色萧然,匝地皆白了。这场雪,不狂不暴,却飞快地逢处絮絮铺下极厚的一层。

      第二天咬牙早起,转进校园,四处已是残妆狼籍,就手乱拍几张。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2010年的第一场雪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NIKON D700 + Nikkor 70-200mm / f2.8 VR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