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世说新语幼齿版(二)  

2010-11-15 19:27:59|  分类: 无聊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对我爱好的音乐类型缺乏兴致,每天在家里码着上千张唱片的唱片架旁边过来过去,就跟路过社区里的八荣八耻黑板报和计划生育宣传栏一样,从不流连。吃饭时我见缝插针听一会儿音乐,他则鼓着满嘴的菜饭聒噪,弄得人耳朵里乱糟糟的,破坏心情。不过他也声称热爱音乐,时不时人云亦云地在iPod里面灌些Michael Jackson和Lady Gaga,我买过一些流行音乐会的DVD,他也以斯文在兹的姿态略做观瞻,看得出来,儿子所热爱的音乐,标准是地动山摇呼啸而至,越吵越好。家里另一位则反是:十余年如一日,太太被动地听着我放的唱片,就跟吸二手烟一样,她心中好音乐的标准则是“不吵”,比如舞台上比较人多势众的音乐,基本都属于“吵”的音乐,包括交响曲、大型声乐作品、歌剧和浪漫主义以降的多数协奏曲;舞台上只有一个人拨弄的音乐,声响比较激烈,也属于“吵”的音乐。一天,太太突然对听音乐会来了兴致,因为她想去看看音乐厅里面是什么样的,这个理由很强大,在逻辑上也很正当,政治上当然很正确,于是她抱怨说:“你这么爱听音乐,也不带我们去听听音乐会!”随后布置任务,要我找一场适合她和儿子听的音乐会,要求是“不吵”,但不能让儿子睡着。上网搜查,选了一场肖邦作品独奏会,演奏者不知谁何,反正家里那两个活宝都不在意弹钢琴的家伙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用手还是用脚。太太很满意,就跑到儿子房里说:“爸爸带我们去听音乐会,你想不想去?”我正在书房找书找得一身汗,就听那厢儿子问到:“什么音乐会?会不会很酷?”我能想象得出太太的一脸热望:“是肖邦作品演奏会。”儿子沉默了一下,很周到地说:“肖邦的作品?那肖邦去不去?如果他自己的作品音乐会,他都不去,我也就不想去了。”

周一早上,忙忙乱乱给起床的儿子找了一身儿衣服穿。中午儿子放学,在校门口见到我,劈头就说:“老爸,你给我找的衣服太狠了,完全是露脐装,我的肚皮全在外面。”我一看,果然一身短打装束的儿子脑袋显得尤其大。我说:“那你岂不是看着很香艳?”儿子忽然脸红了,高度紧张地东张四望了一番,不迭地说:“小声点儿,这么大声音,会让人听见的。”我说:“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儿子说:“你用词不当,怎么能用香艳这个词儿形容我这样的男生呢,太过分了。我这最多也就是有点妖娆而已。”

儿子现在自我膨胀,其令人发指,堪比我周遭那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教授。他总在真真假假地认为自己是数学王子、英语天才和写作高手——他宣称班上的同学是这么称呼他的。不过儿子描绘事情的能力比较强倒是真的。话说一天午睡时分,他一边漫不经心地给我揉太阳穴,一边兴致高昂地对我说:“老爸,你知不知道老师对我作文的评价超级高,总是在课堂上读我的作文,并且说同学们要注意学习于歆砚同学的作文,用词和语言都很美——虽然于歆砚同学的作文经常跑题。”我说:“喂,认真点好不好!你揉的是不是太阳穴?我怎么感觉你指头在我腮帮子上。”儿子凝视着天花板,手指头随意在我脸上换了个地方,有些不满地说:“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我说:“听见了,有些想吐,正在调匀呼吸,以免吐到被子里。”儿子大笑,抖成一团说:“哎呀老爸,你总是打击我那单纯的心灵。”我说:“本来嘛,你就吹吧,小心吹过了头,弄得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儿子继续笑,不理会我。总算他平静下来,又开了口:“我没吹牛,老师是很欣赏我的作文。今天语文课,老师又在批作文,只见老师拿起我的作文本,笑吟吟地说:‘嗯,让我们来看看于歆砚同学的作文是怎么写的。’我紧张死了,因为我早上交了作业以后才想起来我又跑题了。我盯着老师看,看到老师边看我的作文,一边笑容就慢慢僵在脸上了,我心想完了完了,惨了。然后老师就面无表情,拿起红笔来在我本子上哗哗哗地画波浪线。老爸你知道老师画波浪线表示什么吗,那就表示句子写得超级好。老师画呀画,我感觉从头画到尾,然后老师终于抬起头来,说:‘于歆砚同学,我有个疑问:秋游在我看来是特别快乐美好的事情,怎么被你一写,就感觉这么凄凉呢?’”说完,儿子又笑得自顾自抖成一团。

晚饭后在街上行走,一阵风过,凉意顿起,我把夹克拉链拉起来,一直拉到脖子下面,对儿子说:“你看我这夹克买得很漂亮吧?”儿子转过头,以儿童的严谨认真打量我一番,一脸正派地说:“唔,你很像金正日。”

 无意间看到儿子写的诗,有一首《绿叶》,让我微感惊艳。盘问之下,他说是上课的时候他和某女生打赌看谁先写出一首诗而“一挥而就”的。我第一次发现这小东西居然是文学青年的胚子,诗风倒像遗少一般,老气横秋的。太太激动得哆嗦了几下,我知道她想起了自己的“如歌的青葱的文青岁月”。我对儿子说:“咱们投稿吧。”儿子好奇起来,问:“什么叫投稿?”我说:“咱们去找陈奶奶,让她鉴定一下,万一她一高兴,给你推荐到作家协会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你就是作家了。”儿子终于听明白了,他沉吟了一下,淡定地说:“算了,还是别作家协会什么什么的了,那不属于我的圈子。”

 

儿子的《绿叶》诗抄到这里示众:

小小的绿叶,

落在湖畔;

嫩嫩的绿叶,

停在港湾。

那是地上默默的一潭,

是天上亮亮的一帆。

 

流落下界,

漫长而艰难;

零落尘土,

痛苦而不凡。

 

不是船,

有着船的梦想;

不是川,

有着川的力量。

流芳、徜徉、枯黄,

是大地的伴娘,

叹世事炎凉。

 

才华,在风雨中积攒;

抱负,在岁月中淡然;

回眸,在天地间烂漫。

阳光稀释,雨水情痴。

腐无怨,烂无悔,

永存的,

唯有那一颗小小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