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年底  

2010-12-28 11:35:49|  分类: 无聊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到中年,时间似乎开始加速度,子在川上曰的,大约就是这么一档子事儿和一团浆的心情。人越发懒,犯睏成为常态,思虑渐多,记性奇差,读书容易走神儿,独处容易发呆,加上总在身边出没的儿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长,在在提醒我自己日复一日的衰去。好像还有无穷的事情要办,就已经“美人迟暮”的感觉,是件特别糟心的事儿。

一年还没开始过,不知怎的,就又到年末了。媒体上连篇累牍“大盘点”,凑热闹地买了些来看,话题和心情都差不离,话题都是“胀”,心情则是“气馁”。想想这2010年的年终总结咋就如此象咱这走下坡路没了精气神儿的中年衰人呢。GDP世界第二,人民却离幸福感越来越远,社会上一片戾气;城市高歌猛进,拆了盖,盖了拆,社会里却弥漫着沮丧,弄了垮,强打精神垮了再弄;社会生活之富于变化目不暇给,语言却越来越贫乏鄙俗和玩世不恭;无论如何危机,外面还在花样翻新地创造世界上没有的各种可能性,咱们还在这儿以忘我的山寨劲头制造广大人民喜闻乐见的鸡鸭鱼肉声光色电;钱又多了一点,能买到的菜却越来越少;吃东西心惊胆寒,唯恐中毒或者慢性中毒;人们恨这个骂那个,自己却在心安理得混账透顶地活着;被剥夺的想着法儿去剥夺别人,被偷的转身去偷别人……只有街边污潦横溢的城市空地上,各色环肥燕瘦红妆绿裹的街坊大嫂夹带几位中年男们还在精神矍铄地就着“心在飞,情在烧”的调调大跳其舞,自娱娱他,其乐洩洩。这才是应了《双城记》里的话:“这是最好的年代,这是最坏的年代。”画蛇添足一番,这是无底线地人来疯的年代,是“没头脑和不高兴”的年代,凡事都不讲个卖相。

在《新周刊》上看到所谓2010年度“名言”,曰“神马是浮云”。这么句腌臜吧唧的破话,居然就是国民“情怀”和“遭际”的表征,还深文周纳一番。真觉得这一切都烂透了,社会和语言都劣质化到这个地步,让人无话可说。上周赶去教五楼上课,在楼下被扛着摄像机的男女拦住,拿着话筒的女士介绍自己是电视台的记着,然后变戏法一般拿出一个小白板,上面用不敢恭维的书法歪斜着二字:“浮云”。摄像机对着我,问我看到这二字首先联想到什么。我想起头一天看的《新周刊》,大约猜出他们期望我谈些什么,“神马”了而且“浮云”……我想我得装成白痴,于是说:“孔子说富贵于我如浮云。”摄像机和话筒愣怔在地上,对着我,我知道他们看我确实是个白痴,话筒又问:“那你还想到什么?”我干脆无辜地看着她,他们终于废然而退,另外寻找更合适的对话者。

《新周刊》很费神儿地总结了2010年“十大体”,曰:李刚体、凡客体、3Q体、织毛衣体、羊羔体、菜刀体、后宫体、五号体、亚克西体、日和体,林林总总了一番,恶心吧啦的,整个儿把垃圾桶放餐桌上,还花心思盘点里面的垃圾。垃圾也是话题,这是现在社会思想、公众话语和公共批评的常态。拿无聊当幽默,视腌臜为神奇,所有的油盐酱醋、家长里短、吃喝拉撒,都裹挟而来,用特有的直白,占一席话语场。全民失语,全民又是话语施暴者,而知识界失语,乃求之于里巷俗恶之语。社会流氓化,自话语流氓化始。

很喜欢《三联周刊》上的一篇文章,王晓峰尖酸刻辣的《2010的胀停板》,机智透彻,有些入木三分的意思。其实看他人,最后还为反躬自观;否则快活一把,到头来说不定自己照样栽到屎坑里。王晓峰这种文章,读的好处在于,总能让自己惕然而惊,读着读着,就不由自主想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身上脸上是不是也污秽如斯,看看自己的嘴脸是否也因鄙琐自得而愈显丑陋。

看了一堆电影,留下印象的不多。最差的和最投缘的能记住些日子,《赵氏孤儿》、《让子弹飞》之流当属最差的。王晓峰文章里说:“那些身上曾一度散发艺术气质的大导以及曾经想让自己身上散发艺术气质的中导和那些从一出道就没想过散发艺术气质的小导,如今都明白了身上可以散发同一种气质,艺术和商业之间是相互妥协的关系,而不是谁屈从谁的关系,但他们选择了屈从。”这当然是个重要原因,钱和名利跟前,不低头难。放着冯小刚那号儿嚣张的在前头,曾经撕心裂肺地真诚的陈凯歌和姜文想不乱方寸都难。怀念《霸王别姬》里那个真诚人文的陈凯歌、《本命年》、《阳光灿烂的日子》、《鬼子来了》里那个生猛粗狠的姜文。俱往矣。人已经不犹豫一己之俗媚的时候,亦可以休矣!烂片中的张艺谋、陈凯歌、姜文等等,我觉着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老了,精神衰朽,疲态四出。老而媚俗,俗而不智,是生理规律。陈凯歌还在捣腾的历史感,和张艺谋姜文们的浓艳粗抹,现在看着,有些恶心的感觉。

现在IMDB上,随便什么电影都是6分、7分的高分,兴致勃勃寻来一看,往往名不副实的感觉。看众见识广了,声光色电要求高了,效果上差可惊人,能乐一把,毫不犹豫就给个高分。《盗梦空间》直直白白的,玩个技巧,实在没觉得有多精彩,觉得还不如迪卡普里奥上一部的禁闭岛,马丁·斯科西斯还就是不一样。阿凡达那种叫座又叫好也还真好的电影好像没几个。倒是记住了一部名为Flipped的电影,认认真真精致地讲好一个小俗套的故事,甜美温暖,能够把心里一点相似的回忆撩勾起来,我觉得已经算得上是好电影。还有一个动画片Despicable Me,可爱得不得了,比疲态已现的史瑞克4和玩具总动员3强。史瑞克4完全拿身陷家庭琐细的中年男说事儿,一副沧桑劲儿,让人看着提不起劲头儿。香港的彭浩翔不让人失望,他的电影,夸张中,总是给人一种刺痛感。这年头,给人刺痛感的电影少之又少。《维多利亚一号》里面,普通的职场小女子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杀人,不过是因为一套公寓房。昨晚看了大卫芬奇的《社交网络》,是部很棒的电影。中国的大学生在搞什么网络语“囧”字的研究、打工文学调查和朗诵赛上对《春江花月夜》再一次的声情并茂的时候,哈佛等等的那一票儿学生在创造想法儿,打造天下,并改造和影响这个世界,就像电影里前哈佛校长Sommers训学生的话,好的学生不是去寻找机会而是应当“创造工作”。电影结尾那位女律师送给马克·扎克伯格的话让人印象深刻:“you are not an asshole, Mark. you are just trying so hard to be.”

盘点自己,乏善可陈。长了一岁,心中戚戚不能释怀。跟年龄闹别扭,是件蠢事;但人之蠢,并不在此,而在于明知跟年龄闹别扭,是件蠢事,还是抑制不住闹这个别扭。四十不惑,可能是说开始知道什么是生活中事业上真实的东西;但是四十又是最窘迫的年纪,当你知道了什么是所谓“真实”的东西,要去进一步营造,要让自己进一步开发前行,因此变得欲望更重,包袱更多;面对生死得失陟降宠辱,一个四十岁的人还远远看不透放不下,进退之间,不免疑虑重重;得失之际,往往窘步;种种的所谓机遇、责任、义务,例不能自逭;俗谛尘机,横陈于心,斤斤于兹,矻矻于彼,叫嚣隳突,适足劳心乏神。所谓的事业上升期,伴随的是身体的下坡路,自信满满中包藏的是无穷的恐惧。书买了很多,清算了一下,正经书里很少读完的。总是在鞭督学生,自己实则不过如许。读书少,扯淡多,想得多,做得少,高蹈空谈,贴狗皮膏药,行近迹乎不学而混迹于学,当深以为耻。

翻復来去,留给自己一句话,算是来年寄语吧:“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反正别trying so hard to be an asshole才好。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