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世说新语幼齿版  

2010-03-16 11:15:43|  分类: 无聊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煮了一锅面条,放了各色相生相克让味道变得不可预料的调料,和儿子坐下,食不言寝不语,闷头自扫门前雪。

咬牙切齿把面条吃完,儿子一头汗还剩半碗。我说:“没吃过如此难吃的面条,难吃到登峰造极。”

儿子埋头扎在碗里,听而不闻。

我说:“不过转念想想,既然难吃到不能再难吃了,也就可以认为还比较好吃。”

儿子忽然抬起头来,汤汁嘴脸,一腔鼻涕,带着高屋建瓴的神情说:“爸爸,我发现你在有关觉悟的思想上很有造诣。”

 

儿子喜欢跟我絮叨他学校里的家常里短。他是这样提到老师的:“今天上午粉笔头奖励了我一颗梅子糖,爸爸你不知道有多好吃。”然后悠然神往地嫩笑。我问他:“谁是粉笔头?”对曰:“粉笔头是黑板擦的弟弟。”

停了一下,伊又悠然神往地说:“今天下午施耐庵要奖励我四根棒棒糖,我给你和妈妈留一根吧。”

 

午睡,儿子像个小麻袋一样顺在我身边,拿根嫩手指在我太阳穴上漫不经心地按摩。不知怎么说起了杨伯伯。儿子忽然灿烂地笑了一下,说:“爸爸,杨伯伯非常奇特。”我问:“怎么呢?”儿子说:“上次我们在长沙家里,杨伯伯见到我,见面就说:凡凡,你好新潮,还穿着紧身裤。”话没说完,就放声狂笑,在被子里缩成一团。我很淡定地看着他,儿子看我毫无动静,越发笑得喘不过气来。我问:“然后呢?”儿子抖成一团说:“我只好腼腆地冲杨伯伯笑了一下,说:杨伯伯,我穿的是毛裤。”

 

儿子巧言令色手笨,只要是动手动脚的事情,笨拙得令人发指。而我一向对于迟钝缺乏丝毫的忍耐力,因此在儿子的笨拙精神面前倍感折磨,动辄崩溃,于是,指天蹋地,发大誓愿,要愚公移山,改造儿子的小手。

做晚饭的时候,逼儿子剥蒜。他盘踞在垃圾桶前,翻来复去端详这坨圆鼓鼓的东西,无处下手,然后就扭过头来,虚怀若谷地看着我。我只好叹口气,过去告诉他,这样那样这样……他豁然开朗,全力以赴干起来。我估计过了足有五分钟了,他还在那里埋头苦干,我边炒菜边问小板凳上的他:“你剥好了没有?我等着用呢。”儿子在我身后窸窸窣窣地说:“爸爸,大蒜有几层皮?怎么剥了一层又是一层?”

我手一哆嗦,差点儿把整盒盐倒在锅里。整顿了一下思想,我尽量镇定地回头说:“对不起,我从小到大每次都忘了数大蒜有几层皮,因为我总是一次把几层皮都扒掉。”儿子拿鼠目亮晶晶地凝视我一眼,大彻大悟地说:“哦……”低下头继续革命。

我把菜端到餐厅,听到儿子在厨房里柔声细气地对手里的大蒜说:“你看看你,脸皮可真厚!”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