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端午  

2010-06-17 00:23:09|  分类: 无聊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学班的学生们发来请柬,端午节他们在东湖行吟阁祭祀屈子,命我前往观礼。

屈原自视极高,且有洁癖,“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处处照出群氓众小的污秽腌臜,令周遭自惭形秽,其为尘浊所不容,是可以想见的。中国社会自来少这样的人,也不乐见这样的人存在。所以伯夷叔齐等等一溜儿高洁自持的人,都去隐于世,拒绝跟这个世界合作和交往。比于伯夷叔齐,屈原走了一条更激烈的道路。正因为我们的社会本能地不喜这样的人,谁也不愿在屈子之俦面前自惭形秽,所以后代大凡拼命标举其“忠节”,到了劳动人民专政的年代,进一步说屈原有深厚的劳动人民情感和忧国忧民意识,屈原的形象等同于爱国哀民和抗拒暴政。然而对于他的高洁和贵族的矜持恪守,谁也不愿扬举,一二人私下里倾心而已。汉代班固还说“今若屈原,露才扬己,竞乎危国群小之间,以离谗贼”(《离骚序》),到了颜之推,就说“自古文人,多陷轻薄:屈原露才扬己,显暴君过;……有盛名而免过患者,时复闻之,但其损败居多耳”(《颜氏家训·文章》)。颜之推生逢迭乱之世,恐遭家族丧乱之祸,明哲保身,清代就有注家说屈原恃才傲物,无怪所有人都不待见他。见得大家都不愿见其洁癖和高美。就是蒙昧的政治,拼命要大家学屈原之忠诚廉正,真出个把这样的人,绝对先揪出来一棒子打死。浊世之污浊,万古皆然,干净的东西,大家都看着不顺眼,便进一步羞恼起来。屈原从来就是个社会不需要的人。

大学上“楚辞研究”课,金开诚先生命取洪兴祖补注和朱熹集注读之,说屈子之篇,都要背下来。我照例偷懒,不能卒其业,但是一篇离骚读之又读,算是比较熟于心了。不过只见其“香草美人”和遭谤自放。年齿既长,身历渐多,低吟之间,才真正触动感动不已: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汨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屈原其实是管“教育”的,他所伤心的,也正是我们面对的:

余既兹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度蘅与方芷;冀枝叶之峻茂兮,愿竢时乎吾将刈;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厌乎求索;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重读屈原,触目惊心看到的是今天。可是今天,除了旅游策划以外,我们是不是需要屈原?!

古楚地多出贤者。另一位看得透彻,非圣自任,也从容而安。《论语·微子》里说孔子适楚,“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此与屈子之激烈,是不同的性情。

天气燠热,阳光隔着尘霭,白晃晃的,令人不快。学生们穿着祭服,努力而严肃。他们的沉浸让我忽然感动,眼眶居然湿了起来。我感激这些纯真的学生,祈望这一刻他们真诚而矜持,而非迎合游人热闹的好奇去做秀。今天,在这里,我们祭祀伤恸自沈的屈子,应该是对这位高洁的贵族心灵的一点点藉慰,聊胜于无,聊胜于锣鼓喧天喇叭唢呐的龙舟竞渡。我们应该让以诗人之声得知于后世的屈子知道,这世上仍然有人愿意追随他,正如他自己所说,“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仪式的肃穆带来的感动,仍然不敌周遭的嘈杂,让人不断地回到现实,提醒你这仍是让屈子们伤心恼恨的脏乱之世。最令人不悦的是那些无孔不入四处游走的“色友”们,他们不顾一切乐于用花钱血拼的数码单反和各类让他们睥睨自雄的大炮来记录所有“热闹”的疯狂,让他们成为真正的“公害”。还有以看热闹和留影为所有目的的游人们。最后,当我组织筋疲力尽的学生们聚合留影的时候,终于被一个忽然冲出在学生队列前面摆pose留影的老人家激怒了,我有些无礼地推开他,迎着他恼怒的目光,我肆无忌惮地大叫:“我们的同学不是你照相的道具!”

受文化中国影响的东亚文明,一向特重礼乐。自从孔夫子对礼乐崩坏痛心疾首,礼乐弛废侈靡与否,就成了传统中国评说世道的话语标准。虽然从来都是一个幌子,但是“礼”从来是儒教中国的核心政治价值和文化价值。破除一种旧秩序,是否就能建立一个真正的新秩序,今天看来,终于令人怀疑。麻烦在于,当社会彷徨于普遍的无秩序和败坏时,被打碎的旧日传统,那个曾被视为糟粕的礼俗共同体,已经不再能招魂而复。当一切都成为谎言,草根四民的情感不再朴素,“精英”们不再怵惕知耻,社会弥漫一片僭越横暴的戾气的时候,“礼仪之邦”终至成为最不讲“礼”和“理”的社会。

屈子生当今世,会不会自沈,再被树为模范,留供后世凭吊,或者,成为旅游策划的资源?!

端午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端午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端午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端午 - Perceval - 田园将芜,胡不归!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