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戏梦人生  

2011-01-02 15:35:10|  分类: 闲情偶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听传统戏曲,一因为没情境,二来听不懂。读明清时期文人化的戏本沉浸不已,听起来就左右无法耐烦。父亲受西式的教育长大,略富才艺,擅长键盘乐器,他给我的艺术教育,当然都是他熟悉的东西,于是一概的咏叹调、圆舞曲和交响乐云云。打小听这些,习惯成自然,说起音乐,自然就拿起古典音乐听,看舞台上的戏,西洋歌剧一向更能吸引我。这些年,也看看听听美国的音乐剧。反正都是西方的玩意儿。旧日同窗中,颇有一二子好京剧昆曲,乐在其中,坐下来能听,站起来能唱,我却老大感不起兴趣,觉得要么闹得慌,要么自顾自文火慢炖,咿咿呀呀袖子甩来甩去的,能把我急死。此外对于传统戏曲,觉得纤巧过甚,秾丽有余,较之西方戏剧,尤乏雄浑壮美。
不懂归不懂,大学年代,却与同窗好友丹石和兰江,巴巴地买票去虎坊桥看过一次戏。那地界儿,从琉璃厂一直往南走,当年好像叫工人文化宫,现下成了个雅集之处,叫做什么会馆之类的。琉璃厂每学期要去逛好多次,虎坊桥这辈子就去过这一次。天儿挺冷,骑车却出一身的汗。那一场好几出戏,武戏居多,台上“锵锵锵呛”的,斤斗蹦到天上去,又蹦下来,精彩好看,台下都是老爷爷老奶奶辈分儿的,到精彩处,不兴鼓掌的,全场轰然叫一声“好”。我们只会看个热闹,场上喝了彩,我们仨才尖着嗓子叫道“好”,啪啪啪拍几下巴掌,倒像喝倒彩,老爷爷老奶奶们掉转头严肃地瞧我们一眼。被严肃地瞧了好几眼之后,心里发虚,不敢凑趣儿了。还记得头一出是三岔口,后来知道是外行必看标准戏目,也是武生抖利落斗精彩的戏目,台上台下都容易讨好。后面还有一出是好像是讲窦尔敦盗马云云。有一个动作,我记忆犹新,桌子上摞椅子,椅子上斜斜地摞凳子,几个斤斗又高又飘地上去下来,那个干净利落漂亮劲儿,没得说,我坐在下面看得一手汗,腿儿都软了。有道是“外行看个热闹”,我还是没对京剧有什么不同的感觉。那场戏能记住的,倒是灯火阑珊夜深人静时三个人骑着车高谈阔论回学校,那种简单而温暖的友谊的滋味,走到社会上之后,很少有了。
前年带队去南大参加研究生学术论坛,地主招待了一场昆曲小剧场,都是《牡丹亭》里的段子。忽然觉得台上一颦一笑浅吟低唱特别地美,一个人在舞台上转悠过来转悠过去,咿咿呀呀水袖身前身后绕来绕去的,就撑起了一切,精致到了骨子里,让人看得入神,不知一身是客,忘了不过是台下观戏。前天招待一场京剧演出,一半热闹一半缠绵,坐在离舞台很近的地方,看得真切,更觉得台上颦笑动静之间,千种风情,万方仪态,一片精彩。对比之下,觉得西方的歌剧在唱腔上风格迥异,也适合表现非常阔达弘远的主题,但是从舞台表演来说,委实不敢恭维。芭蕾在舞蹈上极尽精美华丽,舞蹈语言丰富抽象,但从头到尾专注于舞蹈。倒是昆曲、京剧,可能是演唱和表演融合得最精美的戏剧表演艺术。那些套路,千锤百炼,方寸之间,举手投足,顾盼流缅,都蕴藉无限。
不懂照旧是不懂,但是多少开始感受到传统戏曲的美丽。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戏梦人生 - Perceval - 田园將蕪,胡不歸!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