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西藏行记(四)  

2011-11-14 21:34:59|  分类: 饾饤琐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9日(第十天)

拉孜

318国

定日

盘山土路

珠峰大本营

(8:15出发,18:30到达,当日208公里,累计3957公里)

 

虽然太阳还没来得及起来,但可以看得出今天依旧会是个美好的晴天,拉孜的海拔虽然过了四千,但看来我们真的都适应了,一夜无梦,睡得香甜。出门前把头车和多余的行李都丢在酒店,告诉酒店不用退房,我们今晚还会回到这里住一夜。

吃过早饭,十个人挤在两辆车车里,一大早就轻轻松松地出发了。除了随身证件、相机之类的,每人只多带了件厚外套在身边。去珠峰原来就这么简单,几乎有点儿不太敢相信呢。

昨天过日喀则时,三辆车都加满了油。出发前还是有人担心,问要不要再加点儿油?“往返不就四百公里嘛,昨天加油后在超级油路上也没跑多少路,应该不用吧。或者出城时边走边看,碰到就加,碰不到不加应该也够。”多数人都很乐观。于是一行人真的就这么上路了,简单得让我都有点儿怀疑我们这是要去珠峰还是去逛公园,呵呵。

刚出拉孜的路上,还看得到清晨淡蓝的天空上棉花般柔和的云朵,可离开拉孜没多远,就开始一路上行,越走越高,天色渐渐变得有些灰暗,寒雾重重,有种在往云里走的感觉。远处时不时可以见到雪山的影子。看了眼温度指示,虽然显示车外是零上一摄氏度,但有些路段还是可以明显看到结起的薄冰。山石的面目开始变得粗砺,在这样的高度上,除了苔藓类几乎见不到任何植被,其他的生命更是难觅踪迹,大自然放肆地展示着他的强捍。

队长有些操心,不断用对讲提醒着路面状况。迷雾中,我们很快看到了挂满经幡的珠峰自然保护区的巨大标牌。雾太重,温度太低,我们没敢过多逗留,拍了几张照片继续上路,这里海拔已超过五千米,除了冷和兴奋,一切OK

?

图片

(从这里即进入珠峰自然保护区)

图片

(保护区标牌旁路边地面的植被)

继续向前,太阳终于渐渐醒了,天气再度晴朗通透起来。?

图片

(高寒地带)

图片

(海拔近5000米的这一段,雪山变得随处可见)

进入果热村时,有一处景致不错,还可以看到远处的雪山,于是停下来,拍了两张。再向前走,进到村里,竟赫然看到路边立着个“珠峰观景台”的标志,说是运气好的话,碰到好天气,站在这里便可以看到远方的珠峰。抬眼望去,啊,原来我们刚才拍到的就是珠峰啊?虽然刚才还在感叹它的美丽,但它不可以就是珠峰啊,珠峰怎么可以就这么小小的埋在众雪山之中,和一路看到的无数雪山全无二致,怎么可以这样呢?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或者说不愿相信。

快点儿走吧,我一定要走得更近一些,一定要找到我想象中的那个珠峰。

?

图片

(前方即是果热村)

?

上午十点来到定日,这里离我们的目的地珠峰大本营还有一百来公里,从这里开始再没有国道可走,等待我们的将是盘山砂石土路。出拉孜没有看到大的加油站,在定日也没有碰到,但之前的路况都非常好,看看油表再看看时间,应该都没问题,一行人怀着对珠峰的无限期待,信心满满地继续前行。

离开定日十几分钟后,来到了边检站,停车,检查。然后才发现我们没有边防证,原来去珠峰必须办理边防证。

于是问:“那我们现在在这里办可以吗?”

“当然不行,这里不能办,得在拉萨办,当然离这里最近的,你们到日喀则办也行。”边警回答得干脆而肯定。

大家这才急了,好话歹话说尽,各种公关方式用尽,依然不行。估计那几个边警也快被我们整崩溃了,肯定正在心里嘀咕着:去珠峰要边防证又不是什么才开始新规定,怎么会有什么都不事先了解清楚,就这么大老远跑过来的人,未必这一群人每个都缺根弦啊。

实在被我们磨得受不了了,最后他说:“就算我放你们过去也没用,我们这里只是第一道关,要到珠峰,后面还有两道关呢,过了我这里,后面两关没有边防证,你们还是过不去,而且你们被后面卡住我还有责任。”

晕死,搞半天这还才是第一道关,后面还有两关等着呢啊!被他这么一说,我们知道再怎么磨也没有用,看来没有边防证想过去是不太可能的了。

该怎么办呢,回日喀则,这似乎是唯一的路了。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没底,因为等我们再赶到日喀则,办证的会不会已经下班,而且今天正好是周五,如果今天办不成,明后天休息,是肯定没戏的了。最关键,这个证办起来需要些什么,是不是当天就可以拿到等等等等,一切都是未知。一着急,所有的人都开始“痛斥”老熊和阿明,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事先和我们说一声呢,这么多人一起念叨,不知道他们俩当时有没有把喷嚏打翻天,呵呵。

“反正珠峰我们已经看到了,实在不行不去也无所谓吧”这时已经可以听到这么让人泄气的声音了,唉。

 

其实想想也实在怪不了那两个去过的,出发前的确也有人问过要不要先把边证境办了,他们回说:不用提前办,到了那边随去随办就可以了吧,反正我们当时好象是没提前办的。至于过去了在哪里办,怎么办,以及他们回答的那份含糊,都再没人去追究了。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本来就是两个平时不操心的主儿,他们去年去的时候又是被安排好了有人负责接待的,这些细节并不需要他们费心,别人都已帮忙代办了的,可以说,问他们基本等于白问,但还是没有人再去操这个心了。只是这一切并不妨碍一伙人继续对他们咬牙切齿,也是啊,事到临头总得有个出气筒啊,呵呵。

回头细想这个匪夷所思的事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太多,每个人都想着,自己不知道没关系,这么重要的事儿不可能没人管,总会有人清楚的。应该也是抱着这种心态,到了拉萨之后,向当地朋友问路问车问这问那,唯独没人记得还要问问这事儿。

舟车劳顿数千公里,眼看着离珠峰只差最后的100公里了,难道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多数人还是心有不甘,怎么也得试一下啊。头儿一向是个麻利的人,已转身上了四号车准备返回日喀则。我们三号车也正准备跟着走的时候,嘉措慢悠悠地说,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看有别的办法不。我们几个立即眼睛放亮地盯着他给他拉萨的朋友打电话,收线之后告诉我们,他朋友说得问问看,等再会儿再回话。

能行吗?现在该怎么办呢?在这里等电话还是把小四叫回来?得,还是先往回折吧,谁知道行不行呢,于是我们调头去追小四。追了没多久,嘉措的手机响了,我们屏住呼吸等他收线,只听他慢悠悠地说:应该有希望,我朋友让我们等消息。

“天哪,嘉措,你也太牛了呀!”要不是当时车里太挤,真想和他拥抱一下。

“还不知道行不行呢。”嘉措笑得低调,淡淡地说。

“行不行你都太牛了,我们也想打电话,可就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打啊。”真的太意外了,哈哈。于是立即叫停小四,可是叫停之后又该怎么办呢,谁知道能不能行呢?进退维谷间干脆原地等待得了。

这才真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太阳彻底升起后虽然驱赶走了一大早的寒意,但它的威力也立即显现出来了,下车之后才呆了没两分钟,男士们也都开始忙着找防晒霜了,因为凡是露在外面的皮肤很快就被晒得生痛。

图片

(等电话的地儿)

不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样的消息,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除了焦急这时候可以做什么呢?

猜对了,干瞪眼!

图片

(无所不在的干瞪眼)

从小四的后箱取出垫子,就地一铺,几个人席地而坐,顶着烈日,在这海拔四五千米的世界屋脊上继续他们的干瞪眼。

站在这里,放眼可以望到天边,可除了我们,这里却再望不到什么会动的东西,四周静得出奇,虽然我们就停在路边,但这里再没干扰,再没灰尘,等得久了,我几乎都有点想念那份尘土飞扬的喧嚣了,因为只有很久才偶尔过往的车辆,能让我意识到我们并没有被尘世彻底地抛弃。

就这么漫无时间地等着,我知道如果耗得太久,折回日喀则也彻底没可能了,唉,可此时除了等待又能怎么办呢。时间一分一秒地慢慢走着,他们的干瞪眼似乎也还玩得开心。

突然,嘉措的手机响了,干瞪眼也停住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嘉措身上,收线之后,嘉措继续出牌,原来是其他人的电话。晕死,没事儿乱打什么电话嘛,我开始痛恨所有在那天给嘉措打电话的人,难道他们不知道,那天嘉措的手机铃声牵着我们每个人的神经呢,当然他那个在拉萨的朋友除外,呵呵。

终于,我们期待已久的电话来了,问清我们所在的地方、车牌号和人数之后说,已和边检打了招呼,可以直接过去。

“真的呀?!嘉措,牛人啊!”众人欢呼着立即上车返回边检。几分钟后又到了刚才被卡住的边检站, 也又看到了刚才那位边警,我不禁有点儿小紧张起来——这里有个小插曲,刚才我们在这儿等候的空档,我随手拍了张照片,临走前再举起相机的时候,被他看到,示意我不要拍,我立即停下,正准备上车走人,还是被他叫住,追到车上要求检查我的相机,并确认将之前拍的删掉后才放我们离开,队友吓唬我说,也就看你是个女的,要不非收你相机不可。被他们说的吓着我了呢,所以转身又碰到他忍不住就有些紧张了,呵呵——嘉措正准备先过去和他们解释一下,没等我们下车,这位边警已径直走到我们车前,看了一下车里的人数,手一挥直接放行。

谢天谢地,总算进来了。从这里起不远即告别国道,全部变成石子土路,也是从这里开始,路边有很小的石碑开始倒记里程,从102公里开始,101、100、99……之前和边警聊的时候我们得知,当看到“0”的时候,就到珠峰大本营了。看看时间,正午十二点四十,离我们第一次到这里刚好两个半小时,虽然比预期的耽误了点时间,回来可能会晚点儿,但时间应该还够,而且这肯定比回日喀则快多了,何况回了日喀则还不知道办得成不,不管怎么说,虽然小小波折了一下,因为嘉措,运气也还不错。

继续前行,路过一个小镇,沿着清凉的河水折了进去,远远望去河对面的山上还有城墙的遗址,还真想不出为什么会在这么高的地方修工事。本想在这里找个地方中餐,却未能得逞,几个看似饭铺的地方却都没有营业,为了不耽误时间,还是继续往前走吧。

图片

于是一行人又再折回主路继续向珠峰奔去。没一会儿,前方再次看到一检查站,我们以为是前面边警说的三个检查站中的第二个呢,上前一问,不是的,这里不检查证件,是收门票的。原来如此,总算松了口气, 180元一人,100元一个车轮,也即我们的车400元一辆(可以带一个司机)。十人两车,一共2240元,算清楚价钱,立即把钱递了过去。

图片

(查票但不卖票的珠峰切进山检查站)

“我这里只查门票,不卖票”对方看着我们递过去的钱,淡定地说。

“什么?那要在哪里买票啊?”我们四下里看看,荒原一片,费解地问道。

“要到县城里买票,在定日”回答和之前那个边警一样干脆而肯定。

天哪,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买门票,景区怎么会和门票离这么远啊?而且我们如果去定日,就得出边检,再出去还能进得来吗?这才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晕死了!

我们说我们直接把钱给他,不要门票,或者再加点儿钱什么的都可以,放我们进去就行,等等等等。所有在国人面前百试不爽的各种招式全和他讲了一遍,依旧不行。这地儿的人还真的是够执着,认准的就一个死理儿:他只检查门票,不卖,而且他这里也没有门票可卖,所以不能收你的钱。你有票就放你过去,没有就不可以。

这种事儿怎么会说不通呢?这还是在中国吗?我们是不是过了边检都出去了还没搞清啊?一群人急得开始乱讲起来,呵呵。

唉,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图片

(因为门票扯皮的功夫,跑出来几个小孩子,给他们分了些带来的文具和食品,似乎没分均匀引起不满了呢,呵呵)

这里离定日县城虽然并不远,但让我们折回定日买票肯定是不现实的,太慢不说,最关键的是出去了很可能再进不来,现在该怎么办呢?即然他只认在定日买的票才肯放人,那干脆请他骑他的摩托跑一趟,帮我们买吧。一来因为他熟悉包括定日买票点在内的沿途道路,轻车熟路的会比较快,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他进出方便,不会象我们一样被卡在边检站。

那位藏胞听了之后,估计感觉这比较符合逻辑,他帮我们买到票的话,我们就有票了,他也就可以放我们进去了。但想想还是不对,又说,可是他这么跑一趟是要费油的,我们立即表示给他100元的跑路费,这次他回答的利索:100少了点儿,要200才行。

得,听你的,200就200吧。于是连门票带这200元的跑路费,一共2440元全都给他之后,我们在原地等他买票回来。

这时已接近中午一点,一行人饥肠辘辘地在大太阳底下干晒着,在这里想找个吃饭的地方,那是绝对的痴心妄想,再往前走会不会有也很难预料。还是别要求太高,就拿车上的干粮将就一下得了,于是每个人胡乱吃了一点儿巧克力、蛋糕、压缩饼干之类的东东,算是把中餐解决了。看看时间才用了十分钟不到,唉,这时候感觉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慢呢。呆在车里闷热难耐,下到车外,炽烈的太阳几乎能把人烤焦,这一分一秒的可真难熬啊。

图片

(检查站进去不远,我们等票的地方)

二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四十分钟过去了……就是还看不到那位藏胞的身影,有人开始怀疑,他有没有可能拿了钱直接走人啊,毕竟我们连他是谁都没搞清楚,而且我们是没可能在这里和他耗得起的——唉,真被骗了,想也没用,只要我们想去珠峰,这是我们当时能有的唯一选择,还是不想了,继续等吧。

帽子、墨镜武装齐整,50SPF的防晒霜涂了一层又一层,可还是感觉脸和手背被晒得发痛。正无聊呢,头儿说,谁有本事在这里爬山啊?说着真的找了个不远处最矮的小山坡慢慢向上走去,然后说他可是在海拔近五千的地方爬了山的啊。那小山看上去也就三五十米的高度,说它是个大土包应该更贴切。

但这毕竟是在海拔近五千的地方哟,我也来试试吧,于是先嘱咐坡下的老敏调好相机,千万要拍下我的英勇,然后开始向坡上走去。虽然我走得足够慢,但还是才爬了没几步,就已明显感觉到呼吸在加快,再走几步心慌的感觉也跟着来了,于是慢一点,再慢一点儿,终于爬到了坡顶。老敏,我到“山”顶了,你可拍下了我高瞻远瞩的样子?呵呵。

图片

这么一折腾时间过得快多了嘛,转眼快一个小时了,可还是没有消息,真的被骗了?正嘀咕着,远远地看到一骑摩托扬起老高的灰尘正朝这边开过来。终于回来了,我们有点自责想得太多,谢过这位藏胞,继续赶路。

接下来等着我们的依旧是恶劣的盘山搓板路,千回百转间我们爬上了海拔5210米的乌拉山口,云层仿佛就在我们的腰间徘徊,远方众雪山尽在脚下,这里能真切地让我们体会到我们正站在世界屋脊。

站在这样的高度上,我想不起曾经的任何烦杂细琐,满满的心里除了辽阔还是辽阔。

图片

(盘山砂石路)

图片

(乌拉山口远眺)

因为之前的波折耽误了些时间,我们可能得走夜路返回,所以怎样的美景都不敢过多逗留,赶路最要紧。可能也是因为这样的心态,一向容易晕车的我,在这么难走的路段,挤在车后排竟没太感觉颠簸得难过。

四点钟前后我们来到了前面边警提到的第二个边检站,这里倒有些热闹,两三辆旅行社的车也在接受检查准备进出,边检站旁边还有几个卖纪念品的小摊子。大家心里悬悬地目送着嘉措走向边检口,同时计算着我们能不能在日落前赶到珠峰脚下。

图片

(第二道边检站)

图片

(路边兜售纪念品的小摊)

很半天了,嘉措还没有过来,大家开始担心起来,不会又被卡住了吧?过去一问,唉,不会才怪!

这里的边警说他们没接到任何可以给我们放行的通知,所以不能放行。嘉措再给他朋友电话,他朋友再电话找人,对方电话要么打不通,要么没人接,总言之是联系不上,狂晕!

现在又怎么办呢?他朋友也没办法,只能说等会儿再打着试试,这时候,其他人也在和边警不断地软磨硬泡,可完全没用,而且这里不止一个边警,即使有同情我们的,也不可能敢擅自放行。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地耗着,眼看着云层渐厚,天色一点点地阴下来。各种泄气的声音都出来了:

“要不算了吧,天很快就会黑的,现在就是进去也看不到珠峰了。”

“我们都走到这儿,也算尽力了,有点儿遗憾也好,给下次再来留点儿想头。”

……

正混乱间,朋友那边电话终于打通了,然后告我们可以过呀,打了招呼的。嘉措赶紧再找边警,可边警却坚持说并没接到任何通知,让他用我们的电话打,被拒绝。总言之就是不让过——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儿,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但明摆的现实只有一个:无法通边!

起放栏车路杆的小战士看着我们一群人在这里耗了快一个小时了,从最初的冷峻已变得开始同情我们,只可惜他无力放我们过去,只能悄悄地出主意说让我们进去找哪个哪个说说看管不管用,唉。

图片

(厚厚的云层压过来,渐冷渐暗的边检站周围)

一切好象都行不通,难道我们注定与珠峰无缘?

巨大的遗憾和无奈间,北京说:“回吧,我觉得也无所谓,反正‘你看或者不看,珠峰都在那里’。”这话一说出来,众人彻底崩溃。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消息。

“算了吧,我们到对面山上拍两照片,再多看两眼,也算是到此一游了”多数人都开始选择放弃。

嘉措还在继续联系,把我们目前的状况一遍遍地重复着,但好象没太多效果,没人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朋友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儿,只能说他再联系联系,让我们再等等看吧。

“算了,回吧!”在对面山上拍完照下来,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结果之后,头儿终于发话了。然后上车,启动,就这样,小四载着头儿和北京两口子,以及小留和老敏,默默地调转车头,向拉孜回折。

看着小四儿慢慢远去的背影,虽然有太多的不甘心,我们这边原等在车下的人也只能跟着纷纷上车……

 

这时听到嘉措在电话里向他朋友道谢说,挺晚了,要是太麻烦就算了吧,以后还有机会,我们下次再去也行。

等消息的时候从嘉措那里了解到,他朋友找的是类似西藏军区还是武警西藏总队的个什么人物,应该没问题的啊,可怎么就是这么被卡在这里了呢。唉,谁也说不清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看来真的得打道回府了。

“这都快六点了,都过下班时间了,又正好是周末,估计也难联系上了。”

“唉,可能这事儿对他来讲太小了,别人就没在意,再等下去也不一定有消息,小四都走了。”

“估计得留点儿遗憾了,唉”……

大家上车后正议论纷纷的时候,嘉措收线后走了过来:“到底怎么决定,我们去还是不去?我刚和我朋友说实在不行就算了,他问我们到底怎么定,今天还去不去,决定去他就再打电话联系。不去的话,我就给我朋友明确回个话,让他别麻烦了。”

那一瞬间,大家一起选择了沉默,尽管只是短短的几秒。

这沉默中的情绪太多太多,跋涉数千公里之后有谁会真的愿意在这最后的几十公里处承受遗憾和无奈?!可接着等下去,如果还是不行,天色很快就会黑下来,满满一车的人,谁又敢对在回程噩梦般山路上走夜路的安全打保票;而且这事给嘉措的朋友到底添了多大的麻烦谁又能猜得清楚;更何况头儿已发话,小四已踏上返程……太多太复杂的情绪纠结在一起除了沉默,难道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吗?只是那边还等着我们的决定呢。

“这样吧,你来定,你说等我们就等,你说回,我们就返回。” 几个人竟同时望向我说。

“由我来定?” 这种时刻,让从来遇事瞻前顾后、优柔寡断的我来作决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他们了。

“对,就听你的了,你怎么定我们就怎么做”,他们说的认真而坚定。

作为全队唯一全程跟行的女性,他们在这么特别的时刻给我这份特权,我完全可以想象每个人那一刻内心的纠结,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寻找一个理由,无论这声音是“去”还是“不去”。

“去!”沉思了片刻,说出这个字的时候我的喉咙忽然干涩得有些发痛。

“好,那我们就接着等。小四儿怎么办?”

“叫他们回来,他们不愿意回来的话,我们就自己等”。一瞬间的干涩过去之后,我回答得同样认真而坚定。

“太好了,如果我们真能过去,都会感激你的。”大家长出一口气,轻松地笑道——我更坚定地相信,这一刻每个人都渴望为自己的选择找到个支点,无论它支起的是哪一边。嗯,这一刻,我愿意作这个支点,所以非常感谢你们给我的这份特权。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里已经太高太高,离神灵已经很近很近,他将我们的艰难和执着看得清楚而真切。这个决定才作出了没多久,嘉措就兴奋地对我们说:可以走了可以走了!叫小四快回来。

真的可以通过了呀?!已经做好至少再等半个小时准备的我,几乎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等小四折回来,那个纯朴的小战士开心地为我们升起栏车杆,微笑着目送我们通过检查站。

上车之后,嘉措告诉我们,原来对方没搞清我们被卡在哪里,以为还是前面那个检查站,所以又把电话打到第一个检查站了,他还奇怪我们怎么还没过去呢,那边检查站也纳闷着呢,说早就放过去了啊,折腾了半天最后才搞清楚,我们是被卡在第二个检查站了,于是才又打电话给这边。不过这次吸取教训,和第三个检查站也已打好招呼,不会再有问题了。

伟大的嘉措呀,该怎么感激你才够呢!

看了看时间,六点刚过,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不可能赶回去了,临时改变计划,今晚就住珠峰好了。于是赶紧给拉孜的酒店电话,告诉说我们今晚不回去了,但请保留房间,我们明天再回去。一切顺利,虽然太不容易,神秘的珠峰,我们终于还是来了。

这最后的几十公里路程,在崎岖颠簸中越行越高,这里的地面上连苔藓也见不到了。裸露的山岩线条清晰地在我们的视野里延展,厚厚的云层低低地压在车顶时聚时散。一瞬间,眼前的世界忽然间洗尽铅华,素颜以对。那一刻我的心境在这一个又一个的波折之后变得太欣喜太轻快,这黑白灰色的世界,在我眼里竟变成充满诗意的简约:原来这“世界第三极”竟是如此梦幻的色调。

图片

(距离珠峰大本营几公里处)

距离珠峰大本营约八公里的地方有座僧尼混居的绒布寺,位于海拔五千米之上,让它成为世界上最高的寺庙。这里离珠峰顶峰仅20多公里,据说从这儿向南眺望,是观赏珠峰的绝佳地点。只是我们到达的时分,周遭暮蔼沉沉,几乎什么也看不到。

对于前方大本营的住宿情况如何,我们一无所知,眼看着天就暗下来了,很少有人在这个时间还进出珠峰,我们一路上再没有碰到过其他车辆。所以沿途不敢再多停留,数着路边倒记里程的小石碑,直奔目的地1098……432……傍晚六点四十,我们一行十人两车,终于抵达海拔5200的珠峰大本营。

图片

(珠峰大本营1)

图片

(珠峰大本营2)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珠峰大本营是在山谷处相对平缓的地方由活动帐篷围成的一个大大的圈,它是为了保护珠峰核心区环境而设立的保护地带,海拔5200,与珠峰峰顶的直线距离约19公里。以前汽车走到绒布寺就必须停下,然后需换乘马车或徒步七、八公里前行到珠峰大本营,现在汽车已可以直接进入大本营。

这些帐篷基本都是当地的藏民为旅游者提供的,每个帐篷前都会有用石头搭成的小桌台,上面摆些纪念品出售,到了夜里这些东西也不用收,直接在上面蒙层塑料布用石头压住四脚,即防风又防雨,倒是够方便。

图片

(阿旺的帐篷(左)和他门前的小摊)

但也有说这里只是汽车的终点,还可换乘环保车再前行四公里的样子。那这里到底是不是珠峰大本营了呢?我们刚一停车,还没搞清状况,就被几个藏族小伙子围了起来,争相介绍着自家的帐篷如何不错,拉我们过去吃住。于是顺便先问了个清楚。这里的确就是一般人们所说的珠峰大本营,他们称之为旅游大本营,再向前四公里,也叫大本营,被称为登山大本营。汽车最多是只允许走到这里,再要向前必须换乘这里统一的环保车,只是环保车现在已下班停运,明天早上九点会开始营业。

原来如此,看来我们只能等明天环保车开始营业之后再去那里了。

于是大家开始关注住在这里的状况,除了个帐篷几乎一无所有,自来水啊,卫生间啊等等在这里绝对都是痴心妄想,而且这种山风凛冽的地界里,这薄薄的一层帐篷能挡得住深夜的寒气吗?有人开始犹豫了,想去绒布寺看看,因为那里会有宾馆,虽然不清楚条件如何,但一定会比这里强。也有人认为住这里也挺好,难得有机会感受一次。

“那如果要上厕所可以去哪里?”这是我最关心的。

小伙子很奇怪地看着我说:“随便哪里都可以啊。”我正有些哭笑不得,只听他接着说:“到了夜里这周围都不会有人的,真的在哪里都可以,你如果实在怕有人看到,到这圈帐篷外面就可以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我自己都不清楚深更半夜的时候我是更怕有人,还是更怕一个人都没有。

“我的意思是,这里有没有公共卫生间之类的地方?”珠峰旅游开发又不是这一两年的事儿,我不相信会是这种状况,继续执着地问着。

“哦,你是说公共厕所啊?有,出了这圈帐篷不远有一个,不过很脏,我们都嫌太脏,从来不去那儿。”还好,他终于明白我要找什么了。嗯,有就好,在这里,脏不脏并不重要,我已经知道我住哪里都无所谓了。

其他人的意见还不能统一,到底住哪里呢?干脆先派辆车下去看看情况如何再作决定。于是完全不想住这里的北京两口子和小留,再加上一路上为全队吃住操心的总长四个人开一辆车去了绒布寺。

那几个小伙子见我们犹豫,且已走了一辆车,游说得更加积极。说他们这里什么都有,并且一定拉我们去看看帐篷,让我们进去感受一下,不满意的话不住也行等等等等。

图片

(阿旺的帐篷里面)

反正等着也没事儿,于是进了其中一个帐篷看了看,比我们想象得温暖很多,明丽的色彩充满了地域特色,我们有些动心,小伙子继续游说:帐篷后面还有他住的小帐篷为我们挡风,帐篷里有十多床棉被摞在那里,临睡前他会帮我们把被子都铺好,绝对不会冷,而且后面锅灶齐全,晚饭我们想吃什么,他都可以给我们做。明天一早,他去帮我们把环保车的票买好,我们可以在他这儿吃过早饭再出发。

问他价格,一个人一晚40块钱,他这个帐篷可以住六个人,吃饭什么的另外算。一切听起来似乎都还不错,看着也新奇而有趣儿,要不就住这里吧。

“那四个人怎么办?”看着他们就这么决定了,我又开始操心。

“他们想上来也上来住吧,如果不想就住下面也行”——这可真是一群想法简单的家伙,我操心的是万一那几个人中有想住上面的也有想住下面的怎么办。可很怕他们被我的唠叨整崩溃,只在心里乱嘀咕了一气,没敢再接着罗嗦。不想了,移车,拿东西——其实就一羽绒服,准备入住——后来知道,操劳的总长还真的是被迫住在了下面,唉。

进了帐篷和小伙子聊起来,知道他叫阿旺,二十刚出头,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个妹妹,都住在山下不远的地方,每年从四月到十月他要一个人来这里守着这个大帐篷。家里人每隔一段时间会上山来给他送些东西,但他不能回家,因为离开之后,帐篷就没人管了,所以他会在这里,陪着珠峰守上整整半年的时间。十一月到次年三月是封山的季节,那时候要把帐篷都拆走,他也只有在那个季节才能和家人呆在一起。

聊了半天才想起,珠峰在哪里呀,从这里看得到吗?阿旺听得笑了起来,说,你走出帐篷回头就能看到珠峰,现在雾太大挡住了,明天太阳一出来就看得到了。

于是立即冲出去,对着珠峰的方向拍下了看不见的珠峰。

图片

(据说神秘的珠峰就藏在正前方的浓雾之中——摄于阿旺的帐篷背后)

 

注重美食的队长最关心的是我们晚饭可以吃什么,阿旺说有土豆、蕃茄还有鸡蛋什么的,问我们想怎么做都可以。队长一听立即来劲了,决定亲自下厨做给我们吃。这也就罢了,然后还一定要喊上我来给他当下手,有点儿崩溃。

“你真的会做饭吗?” 我很是疑惑。

“会啊。”他回答得倒不含糊。

“未必你平时还经常做饭?”我实在没法相信。

“不做,我平时在家从来没做过饭。”他倒是回答得理直气壮。“但我会做,你们等着吃就可以,保证让你们满意。”怕我不信,他又补充了句,真的快被他气饱了,呵呵。

做饭的地方就在阿旺说的帐篷后面他住的小帐篷里,狭小而拥挤地摆着些锅碗和炉灶。说是个帐篷,其实就是用塑料布粗粗地搭起的个简易篷子而已。在这里,因为氧气稀薄,要打着火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儿,米饭则是一定要用高压锅做的,否则根本做不熟。土豆白菜什么的在很少的清水里涮涮就算洗好了,但我看着倒没什么担心,这种地方,估计细菌和病毒能活下来的也不多,所以应该没关系吧,呵呵。而且想想阿旺要这么过半年呢,我们不就是一顿饭嘛,实在没道理要求得太多。

队长说是做饭,折腾半天其实也就只炒了一个菜,主要还得靠阿旺。不过也还是很敬佩队长的这份热情,尤其后来端上桌之后发现味道还真的不差呢。

图片

亲自下厨的队长和阿旺)

这里虽然海拔已达5200,但经过之前一路的历练,大家基本都没高反,曲折多变一天下来,此刻正沉浸在胜利的兴奋和喜悦中,早忘了还有高反这一说。转身看到嘉措蔫蔫得歪在那里懒得说话,这才意识到他又出现高反症状,头开始痛起来了,唉,可怜的嘉措啊!

新奇劲儿过去,天色渐渐暗下来,阿旺做饭的功夫,我们可以做什么呢?

又猜对了,继续干瞪眼!

不同的是,这回因为一部分人住在山下,而队长又是从来不玩牌的,这样就只剩下四个人了。虽说这游戏几个人都能玩,但按他们的说法,五六个人是最好玩的,所以他们要求我也参加。这种时候怎么可以扫大家的兴,好吧,我来学着玩吧。虽然这是我唯一的一次干瞪眼经历,但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直接申请“史上最高的干瞪眼”的吉尼斯纪录,呵呵。

图片

史上最高的干瞪眼——海拔5200米)

吃完晚饭,意犹未尽的老敏问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身为铁杆干瞪眼的嘉措轻描淡写地笑着说,你们自己玩吧,我歇会儿。我们这才了解到他的高反有多严重,刚才的晚饭也基本没吃两口。于是嘱咐他还是躺着休息吧,我们也都不玩了,今天都早点儿歇着,明天还要往上走呢。而且这时大个儿说,他似乎也开始有一点儿头痛,我们其他人虽然都没什么反应,但也还是慎重些为好。

“什么都没有,怎么刷牙呢?”大个儿发愁地说。

“还刷什么牙啊,有口香糖嚼就该满足了。”

“不刷牙啊?太难受了吧。”大个儿还在那儿兀自嘀咕着。立即遭到大家的痛斥,让他不要腐朽得太过火。然后又有人说那是不是也没法充电,手机相机好象都该充电了,立即再遭痛斥。很快大家都安下心来,再没人胡扯什么了,呵呵。

阿旺非常熟练地帮每个人把被子铺好,一种很特殊的铺法,每人有厚厚的两大床被子,卷成一个圆筒的形状,你只要钻进去就可以了。

看看时间才刚刚九点钟,好象很少有这么早入睡的情况,套上羽绒衣我出了帐篷,外面倒并没有想象中的寒冷。白天那个素颜的世界,在明亮清冷的月光下变成深邃的蓝色,更加梦幻。我以为这一刻外面已是人迹难寻,但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人们三五成群安静地站在那里遥望着前方,还有很多的三角架支在旁边。只要有两个以上的中国人在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的那份喧闹在这里奇怪地失踪了。

从他们宁静的目光中,我不需转身便已知道身后是什么。忽然间,我有些舍不得转身,细细享受着这份意外的安宁,很慢很慢地向空地中央走去,然后轻轻回转身来。一切都来得太轻太慢太细致,没有惊叹,没有震憾,没有任何情绪,月下的珠峰就这么在云雾背后若隐若现地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图片

月辉下的珠峰)

也和他们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心无旁骛。我开始回想曾经困扰过我的各种烦恼,期望能让些鸡毛蒜条的烦扰拉我回到现实,然而所有我能想到的烦杂在这一刻都显得滑稽而虚无,让人懒得理会。月下的珠峰,幽蓝幽蓝,画儿一般得不真实;我的所有烦恼又都缈小得捡不起来,同样太不真实。忽然间,我有些搞不清楚我这到底是在哪里。

这将是怎样的一个夜啊!

 

 

 

 

  评论这张
 
阅读(5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