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让所有的生日都来吧……  

2011-11-28 11:28:33|  分类: 无聊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到大,家里没有祝贺生日的传统。我的记忆中,好像只有一次例外。姐姐二十岁的时候,父亲精心张罗了一桌菜,说给女儿过生日。因此我打小对生日漠然,唯一能记住的日子,是父亲出差回来的时候,每次父亲出门回家,对我都是盛大的节日。由是造成的无害后果是记不住自己的生日;有害的后果是记不住别人的生日——当别人的生日是女友(后来是太太)的时候,后果不堪设想。太太家里相反,一贯重视此道。所以,一旦没心没肺粗枝大叶的我毫无动静地过完那特定的一天,后果更加不堪设想。人生诸端,大凡如是,开局尽可漫不经心,但收拾残局,远非焦头烂额或者狗急跳墙可以了结。于是经过再三熏陶,我终于能够记住该记住的日子。不过,自己的日子还是记不住。

上大学的时候,有女友一年一度温暖的祝福,那时候过过人生中最心醉的生日。为庆祝我诞临人间光被四表这一大喜之日,有人以数月之日来筹划和准备,效果之不同凡响,自不待言。收到的可能是一件拆了织、织了拆的毛衣,在当年是超级奢华的礼物。如果有幸能一年收一件,那份奢侈就到顶了。八十年代的女生,多能工女红之事,不工的,也往往拜师或者研讨实践以求工其事。能收到手织毛衣围巾等等的男生,可以光荣地证明拥有一位贤良温存的女友,同时拥有女友的男生,几乎都拥有一件展露心意和工艺水准的毛衣,或者,最低限度的,一条展露心意大于展现工艺水平的围巾。我有一件金黄色“马海毛”的毛衣,记不得是不是生日礼物了,这样的服色让一个男生穿着招摇过市,没理由不引起整个校园的注目。我当时人瘦毛长,黑脸上点缀青春痘,穿着娇艳欲滴的嫩黄色毛茸茸的毛衣,效果相当惊人。有时候收到在精心制作的信笺上精心书写的一首诗,提醒我这个中文系男生,女友也是捉笔如刀、运刀成风的“文青”。那年头的校园女文青,能织毛衣能写诗,上课抄笔记,下课打毛衣,累了就朦胧诗,绝对属于妇德才情兼擅的主儿。

生日还有另一种过法。大学头两年,我与舍友同床异梦,隔阂匪浅。从本质上讲,我在宿舍里是一个异类,无法容忍那种狂野无垠了无节制的生活。大家都生涩单纯,不肯相下,也缺乏大规模冲突的契机,于是各行其是之中,不免互相调侃奚落讥讽白眼,难免隔阂。不过,青春是快乐的年纪,我与入芝兰之室,再三熏陶,久而不知其臭,渐与之化,多少也变得狂野起来,于是也过上了如兄如弟的好日子。忽然一天,宿舍的兄弟笑得灿烂如花,透着多收了三五斗的由衷喜悦,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也算是新中国建立以来数得出的一件事儿,晚上给你庆祝庆祝。”说实话,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那份儿感动啊,恨不得两肋再多插三五把刀。午睡、沐浴,傍晚四五人鱼贯而出,心照不宣地找了个饭馆儿。掏烟、点菜、上酒,还没来得及祷告祝福寒暄勉励,在座的各位弟兄风卷残云运箸如风,桌上风云变幻,转眼杯盘狼藉,大家忽然打起饱嗝来,于是饭桌上洋溢着慵懒知足的情调,于是兄弟们说:“你可以结账了。”于是四五人鱼贯而出,于是回宿舍蹲在凳子上“敲三家”。这生日过得我从心理到经济上很久都没缓过来。现在想起这事儿,我能笑得东倒西歪。聚会的酒桌上,我又说起这事儿,兄弟们又一起笑得东倒西歪。大家醉眼迷离,玩味着自己当年的牛叉行径。

现在过日子越来越夸张,这一点最能体现在过节和制造节日之类的事情上。小时候最重要的春节,如今落得破败无比。耶稣的生日倒是万人空巷,举国如醉。光情人节就有Valentine's Day、七夕、新发明的520这许多花样,Halloween、Thanksgiving也有星火燎原的势头。感觉大家似乎日日夜夜都没滋没味儿的,才会这么挖空心思找碴儿一样的弄“节日”过,回光返照地过些莫名其妙的节。你发现找乐子也得需要理由。去年的520,我跟太太开玩笑,说大家朝九晚五的太郁闷了,没准儿什么时候也弄个514过过吧,太太笑得哆嗦成一团。说回到生日,年齿渐长,精神就衰,美人迟暮时节,我倒是能记起自己的生日了。可能是儿子像泼了粪一样不断疯长时刻提醒我在衰老,所以心存恐惧,开始算计日子。但凡什么事情,越算计,结果越不堪。算计日子,只会让日子过得越发快,光阴似箭,想扽着它慢点儿再慢点儿,到了不过是庸人自扰,给自己找不自在。算计的结果,日子没变慢,自己的生日倒是凸显起来,往往开年还没喘气儿,生日突兀而至。老觉得事儿没做出个样子,日子就“如斯夫”了,以前是感慨,现在换成别扭了。此外,信息时代的特征就是信息丰富无所不在。几天前就开始QQ、手机四处响,你心下开始雪亮,就像每一集《米老师和唐老鸭》的开场白:“节目开始了!”庆祝生日的人群体现出日益壮大的趋势,除了亲友和学生,还有保险公司各大银行4S店家居服务装修团购电器维修电子邮箱QQMSNGMAIL卓越新蛋淘宝亚马逊武汉市各种招牌的饭馆儿,各行各业的工农兵指战员都觉得我的生日很必要,虽非举国欢庆,也让我与有荣焉。

前次去北京开会,三四旧友小坐,我说起美人迟暮的话题,大家异口同声地笑,说打住打住,你看你现在腆腹凸臀傻大黑粗的样儿,倒摆弄林黛玉的心肠。我知道大家都不愿意揭开这个话题。

可是一旦具此心肠,赶不走也挥不去,好歹俺上一个生日没过完,又得赶着过这一个生日了。面对这号儿紧凑,谁还能兴高采烈,谁绝对是小狗儿。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