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西藏行记(八)——大結局  

2011-12-27 17:48:37|  分类: 饾饤琐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15日(第十六天)

 

格尔木

109 国道

都兰

109 国道

西宁

 

8:05 出发, 19:45 到达,当日 760 公里,累计 6646 公里)

 

 

我们今天要走的是青藏公路的最后一段,从格尔木到西宁?,这也是我们在国道上奔跑的最后一天,过了西宁之后便是全程高速。

经改造后的青藏线已是国家二级公路,本来就是目前进藏里程最短、路况最好的公路。而我们今天要跑的这一段又是青藏线上最好走的一段,平均海拔接近3000左右,沿途再没有海拔超过 <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4000 的地方。对我们这些从5200米下来的人,这种高度实在是小菜,所以从这里起,我们终于可以把高反这件事儿彻底从行程注意事项中删除掉了。

清早出发时依旧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 其他几辆车昨晚都加好了油,于是头儿让他们先走,不用等,我们加完油就去追他们。

在市区里兜了几个圈子,才终于加到 97 号汽油,这时其他几辆至少已跑出城十多分钟了。看了看时间,头儿非常满意的样子,一脸的开心,几乎都让人有些怀疑拖到今早才加油是他故意的,因为昨天的赛车游戏没玩够,今天还想继续。

出了加油站,迎着朝阳,头车冲着城外直追过去。从格尔木去西宁,一路向东,是真正的迎着朝阳前行,清早的阳光低低的迎面而来,刺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图片

(刚刚走出格尔木市)

 

       格尔木市地处柴达木盘地的南部,要去西宁需从这里向东穿越柴达木盘地。一出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便是大片的 戈壁荒滩,周遭全是一望无垠的高原荒漠,看起来就让人感觉嗓子干得想冒烟。    

 

图片

  

图片?

(一望无垠的戈壁荒滩)

 

追!

放眼望去, 道路笔直宽敞,平坦得连一点儿起伏都没有。这样的地方还不撒欢更待何时?——这里限速八十 ,但若真在这样的地方开 八十估计非睡着了不可,而且一路似乎也没看到有测速的—— 80 100 120 140 速度在不知不觉中就上去了,追了好一会儿,视野如此开阔的地方,前方竟连个车影子都没见着,继续追!

 140 160 180 190 看着指针不断往上走,我有些头晕了,刚想开口让那两个也劝劝头儿别发疯,大个儿在后面倒先说话了:“多少了?到200 没?”

还没等我开口,队长往前趴着看了眼表盘接道:“才 190 ”。然后对着头儿说:“油门没踩到底吧?踩到底应该会过 200 ,试一下撒。”——这都坐了一车什么人啊?想起头儿出门前,他 LP 担心他开快车竟然把他托给队长,让队长一路管着他开慢点儿,她这是什么眼光啊,整个所托非人嘛!

正准备求他们别发疯,悠着点儿,头儿的手机响了。

 平时经常边开车还边回短信的头儿,以 190 的时速飞着的时候,拿起手机自己也犹豫了,我立即求他别接,或者我们帮他接,他看了眼号码,越洋长途,不好意思不接,于是把手机递给我。

怕对方奇怪为什么换了个人,我立即解释因为头儿在开车,并且我清楚了解头儿的人都知道这个理由不够充分,又赶紧补充到,时速 190 ,所以不方便接电话。对方听说我们在国道上开 190 ,估计吓坏了,胡聊了几句之后,重复叮嘱了两遍:“叫他开慢点儿,开慢点儿”,然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这时再看表盘,速度总算降下来了点儿,但还是始终没有低于过 160 。更让人崩溃的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前方竟然还看不到那几辆车的影子,未必那三辆车都在补昨天没过足的瘾,赛车游戏玩疯了?真让人抓狂!

从来以开快车出名的头儿看到这状况,追得也开始郁闷起来,忍不住唉声叹气道:“唉,这一路下来,车技全炼出来了”,一幅江河日下的落寞和无奈,听得人只想笑。

无奈归无奈,追车还得继续,又过了许久,以最低 160 的时速,整整追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总算看到了小三的倩影,对讲也终于可以听得到声音了,这时只听前面的车说:头车跟上了吧?那我们不等了,继续赶路!——感情他们之前还压着速度一路在等我们啊?更晕!

 

图片

  (柴达木盘地)

 

 超过小二小三,几台车正一边聊着一边狂奔,突然看到前方远处好象有摄像头,立即减速,降至接近八十安全通过。刚刚再加速,远远地又看到前方有几辆车都停在路边,小四儿也停下来了。怎么回事儿?似乎还有警车,立即减速,但已有些来不及,最终还是被拦下来了。这时立即给小二小三电话,于是他们以六、七十的速度慢慢晃到了我们跟前也停了下来。

测速结果,头车 93 ,小四 98 ,虽均超过了 80的限速 ,但情节轻微,每车罚了两百之后,被交警笑咪咪地说了两句放行了事儿。和我们同时被拦下的还有一辆 Q5 ,气得看着我们直哼哼。因为他是眼看着我们以 160 的时速超了他,不甘心,象是也想加入我们的赛车游戏,加速反追,追得太专心,完全没有看到,刚加速不久就被逮了个正着,以 147 的时速被拦下,超速 80% 以上,“情节严重”,那可就不是 200 块钱能解决的事儿了,呵呵。

 

图片

  (在戈壁荒滩中测速的警车(路左)和因超速被拦下的过往车辆(路右))

 

这时大家问小四:“你们那么早被拦下怎么不赶紧通知后面一下,还让一号也被抓了?”

“我是看到了,过了摄像头我就看到了,所以边减速边说‘前面还有测速的’,快和他们讲一声”,北京说。

“什么?”可惜拿着对讲的老敏还沉浸在赛车游戏兴奋中完全没听清楚,大声问道。

“测速,路边有测速。”眼看就要到了,北京着急地重复着。

老敏看了眼窗外,这回听明白了,拿起对讲慢悠悠地大声说道:“后面注意,后面注意,前方路边有厕所,前方路边有厕所!”

于是就这样我们在老敏的温馨提示中,被交警拦在了离路边厕所不远的地方,哈哈哈哈,一群人听罢笑得前仰后合。

这一段的道路不仅路况好,而且竟变得人性化起来,路边真有公厕出现,只是让我们以这样的方式遇见它实在搞笑。 而且之后再回忆,整个青藏线一路上好象就只在这里碰到过两个公厕,相隔不足十公里,越想越蹊跷,几乎让人怀疑是专为交警们设计的了,呵呵。

 

交完罚款,继续上路,这回大家收敛多了,但真开八十 ,连我都会嫌慢,实在不太可能。定速到 118 ,慢慢往前开吧,不超 120 应该问题不大。

这么好的路什么收费都没有,我们这群在内地长期被各种乱收费折磨惯了的人很有些内疚一样,安慰自己说这罚款只当是交的养路费好了。而且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戈壁上值勤,实在辛苦,这些交警也够不容易的,就算他们是成心躲在那里收罚款,感觉也认了——呵呵,一群阿 Q 嘛。

 

    在荒漠中继续前行,翻过海拔 3015 米的脱土山和 3088 米的乌兰山垭口,眼前的景象立即变了个样,山的东坡有成排人工种植的树苗,山下是大片金黄的麦田,树木也长得高大而茂盛,仅仅一山之隔,竟有这么大的差异还真的是够神奇。这里已到香日德镇,再向前,很快便到达都兰。

在都兰用过中餐继续上路,车外的景致很快又恢复了人烟罕至的戈壁荒漠,干旱的土地上植被低矮稀疏,大风吹来很容易就形成一个个小小的龙卷风,位移迅速,来去匆匆。荒原上大量的羊群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些,自顾自地寻找和啃嚼着地上的杂草,对身边匆匆而过的小龙卷风视而不见,一幅完全懒得理会的样子。 

 

图片

 

图片

 (戈壁上刮起的小龙卷风) 

 

继续向前,翻过海拔 3672 米的旺尕秀垭口,烈日当空,口干舌燥,让人对干旱的感受更加清晰。也是在这里我们遇到了“沙漠之舟”,它们或悠闲地低头吃草,或步态优雅地慢步前行。这么巨大的东西一下子闯入我们的视野,没有公园里的护栏,没有动物园的隔网,当它们就这么真真实实地横在我们面前,距离如此之近,惊得我们目瞪口呆,立即停下车来。

它们很专注地吃着走着,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几乎看都懒得看我们一眼。一群人举着相机一通狂拍,靠得实在太近时,它们偶尔会抬头看一下,然后又满脸淡定的继续自己的事情,似乎没搞明白,我们这群人大惊小怪得在做什么。  

    驼群边吃边慢慢向前移动着,横跨过公路时,步态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悠然。公路上偶尔还是会有车通过,真让我替他们捏把汗,虽然目标巨大,但总还是担心会碰到跑得太累、开小差的司机,这时不禁会想“嗯,是该限速!”。 

 

图片

 (大卡放慢速度等待驼群走过)

 

目送着它们越走越远,我们也上车继续赶路。经过盐湖,翻过海拔 3817 米的橡皮山口,地面的植被逐渐变得丰茂起来,荒凉的戈壁转过山口即变成了肥美的草原,牛羊也渐渐多了起来,美丽的青海湖很快便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青海湖又名“库库淖尔”,在蒙语里是指“青色的海”,这是个拥有多项中国之最的湖泊,它即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也是最大的内陆湖。湖面海拔 3196 米,比峨眉山顶还要高出近百米。

如同我们第一眼看到纳木错,这的确又是个浩瀚无边、看上去象海一样的湖泊。湖水在初秋暖阳的映照下愈发蓝得深邃,湖边的草场上牛羊成群,牧人的长鞭甩得清脆而潇洒。来到湖边,队长兴奋得竟然脱鞋下水,我们担心地问他冷不冷,他坚持说除了舒服还是舒服,呵呵。摄影家则被这夕阳下的美景深深吸引,追着夕阳、毛牛和金黄的牧草忙于创作。

在湖边嬉戏了一个来小时,夕阳西下,风变得有些凛冽起来。高原上早晚温差巨大,太阳一旦落山,寒意便紧随而来。几个下车时没加衣服的队友有些坚持不住了,等在车边望眼欲穿,拿着钥匙的几个人恰正在湖边玩得流连忘返。

 

图片?

(海一样的青海湖)?

图片

 (湛蓝的湖水)

图片

 (牛羊成群的青海湖边)

 图片

(求着摄影家将我也放进他的创作) 

 

离开湖区直奔西宁,这一路树木开始明显增多,收费的公路也多了起来,今天一天我们向东跑了有七八百公里,比之前至少向东跨过了一个时区,七点多钟冲进西宁的时候天色已开始渐渐暗了下来。

 

在高原上行走了半个月,终于又回到城市,华灯初上的西宁市区车流繁忙,虽说无数的十字路口和红绿灯让我们花了很久才找到酒店,但这份纷繁也让我们倍感熟悉,有种回家的感觉。

从这里起,之后便是全程高速,赶路便是唯一的目标。也是从里起,我们彻底远离高反,终于可以开怀畅饮。于是安顿好行李,大家决定一定要好好劳一下犒劳自己,为我们这一行自始至此的顺利和开心。?

 

图片

 (入住以勒酒店,才知道第一次了解“耶和华以勒”的意思) 

图片

(这还是差几盘没上齐的哟)  

 图片

 (肥牛羔羊五梁液,不醉不休)

 

9月16日(第十七天)

 

西宁

京藏高速

兰州

连霍高速

天水

 

 

         9:25 出发, 20:14 到达,当日 587 公里,累计 7233 公里)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走出青藏公路,可以说我们的西藏之行就基本结束了,最南边的大个儿、阿明和老敏,从这里即换乘飞机打道回府,北京夫妇俩也将在今天陪我们走到兰州即分道扬镳。昨晚的盛宴是这一行最后的团聚,快乐中满是不舍和对来年行动的期待。

这一晚每个人都忙坏了,推杯换盏之后,意犹未尽出去继续喝酒聊天的不提,回到酒店的更加忙得不亦乐乎。七千多公里走下来,九台单反,数百 G 的照片,所有的电脑、硬盘、读卡器等等都集中并调动起来,互相交流传递着,直忙到很晚很晚。

 

第二天是个懒懒的清晨,天色也因我们的分离变得懈怠起来,再不见丽日阳光,阴沉沉得没点儿生气。上午十点多钟,留下来的一行四车十一人驱车来到距离西宁市区仅二十来公里的塔尔寺。

去塔尔寺是我一路强烈要求的,他们问为什么?我说因为已走到它的身边,所以不可以不去。但其实心里有着重重的地毯式情节,今年八月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去了甘南的拉卜楞寺,前几天又去了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今天如果再去一下塔尔寺,那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中不在拉萨的三个我今年就都走了一遍。更何况这里还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咯巴 大师的诞生地。

只是天公不再作美,我们到达的时分,细细密密地开始飘起小雨。虽然只是初秋,但因为这雨,天气显得异常寒冷,毛衣、抓绒、冲锋衣全副武装起来,身上才稍稍暖和了一点。

 

图片

 (塔尔寺门口)

图片

 (塔尔寺里的白塔)

 

       举着雨伞,跟着导游边走边看,关于寺名的由来,关于宗喀巴,关于被称为塔尔寺艺术 三绝 的酥油花、壁画 ( 唐卡 ) 、堆绣等等等等,一路漫不经心地听着,并没有记住什么,但这对我一点儿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过了,在心里虔诚地礼拜过了,我相信在这样的数百年聚福之地,必有神灵听得到众生内心的祈愿,对我,这已经足够。

 

图片

  (冒雨而行)

图片

 

从寺里出来的时候,雨越下越大,完全没有歇脚的意思。于是决定干脆在寺外不远处找个地方吃过中饭再出发,路边一家挂着“大盘鸡”招牌的店面看起来还不错,就它吧。

几个饭量凶猛的肉食动物已经离去,我们决定今天素食为主且少点几个菜。总长几经斟酌十一个人点了八菜一汤,且其中五六个素菜。菜单交给老板等着上菜的功夫,我们很满意地痛夸了一把自己,说这次肯定不会再象之前那样,点的菜因为太多太荤,一半吃不完都浪费掉了,当然夸自己的同时也不忘把老敏这类铺张浪费的超级肉食动物痛斥一下,哈哈。

正聊得高兴,第一道菜上来了,嗨大的一碗,而且味道不错,哇,真实惠啊,吃吧!接着,第二道菜上来,又是嗨大的一碗,再接着第三道、第四道,每一道菜味道都不错,每一道菜不仅碗都嗨大嗨大的,最重要的是每次端上来的菜总能把这么嗨大的碗里装得满到堆起来。

我们刚才的得意渐渐在这一个个的海碗间消失了,这才上了五六个菜,每个人几乎都已经挺饱,有些吃不动了,八菜一汤这是怎么吃得完呢,最关键还有道这家的招牌菜,烧仔鸡没上呢!

立即喊来小妹,请她和老板说说,烧仔鸡不要了可以不?小妹问了回来说不可以,因为料都已经备了。我们又说,那可不可以那道菜我们付一半的钱,但不用给我们上。小妹几乎开始怀疑我们是成心找茬的了,有些不高兴地继续说着不可以,转身走了懒得再理我们。

“这也太那个了,我们不吃,然后白付一半的钱,他们还不乐意,真是的。”

“是啊,完全没点儿灵活性嘛。”

“而且还把每盘菜做这么多,这谁吃得完啊?!”

“就是,也太不会做生意了!”

小妹一转身,一群人立即七嘴八舌起来。说了几句之后,大家又都忍不住笑起来了:“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地道呀”,有人主动开始反省。

“在内地点菜天天嫌盘子太大菜太少,到这里好不容易别人把份量做足了,我们又嫌太多吃不了,确实难伺侯”

“是啊,明明是我们自己把菜点多了,还要怪别人份量给的不对,要不得,呵呵”

……

大家正说着笑着,小妹把那道土豆烧仔鸡端了上来。当她腾开碗盘把它端放在桌子正中央时,所有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再说不出话来了。这盘子也忒大了点儿,不对,应该叫盆子才恰当,而且是一个被装得满满当当堆起老高的盆子!天哪,这份量实在大得有些太夸张。

为了不让自己因为浪费太内疚,尽管都吃不动了,但还是强迫着每人尝了一筷子。哇,烧得实在太香了,下面的土豆也烧得超级美味,估计不仅是大厨水平高,原材料本身也非同一般,与我们平时吃的完全不同。 只可惜再好吃也没办法吃得下去了,恨自己肚子没能力,看着这香喷喷的一大盆子土豆烧仔鸡白白浪费掉却又实在无能为力。唉,这顿饭吃得,够纠结!

 

离开塔尔寺,车队很快便驶入京藏高速。

原计划我们会在兰州停留休整一天,并进行一下车辆保养然后再继续赶路。但一方面因为在珠峰多耽误了一天时间,另一方面,一路走来,无论人车,辛苦和劳损程度远不及我们的预期。加之头儿担心被兰州热情好客的狐朋狗党们灌醉之后丧失斗志,再懒得赶路,那会耽搁更多的时间,很有些犹豫还要不要在兰州停留。

这时,我突然想起什么,问头儿:“从兰州回,肯定要经过天水是吧,要不要去下麦积山啊? 

“麦积山是什么东东,有什么好看的吗?”其他人听到好奇地问。

“麦积山石窟啊,是和敦煌、龙门、云岗齐名的中国四大石窟之一,‘精彩不容错过’,绝对值得一看啊,呵呵。”这时我不得不感叹麦积山的广告也太少了,对于大多数南方人来说,根本就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行啊,那正好,兰州不停了,我们今天就赶到天水,明早去麦积山。”头儿听罢不再犹豫,立即作出了选择。

“啊?兰州不停了?那我的牛肉面怎么办呀?”我一听有些急了。

“大不了在路边找个摊子给你买一碗吃可以撒?”头儿笑着说。

“那怎么行,得找家味道好的呀。而且还有我的酿皮子、甜胚子,还有很多很多好吃的,水蜜挑和白兰瓜现在说不定也还有呢,我都盼一路了。”想着真的要和这么多好东西擦肩而过,我真的要难过死了。

“你上个月不是才来吃了的嘛?”头儿很是不解。

“没吃够,还想吃啊!”

“那要不我们不去麦积山喽?”

“也要去呀!”打小就听说并一直向往着,怎么可以路过还不去呢。

“那就没办法了,反正兰州、天水只停一个地方,你自己选吧。”头儿坚决不肯松口。

我正被噎得无语,热爱美食的队长,倒被我刚才的话撩起了兴趣,有些不相信地问我:“兰州真的有很多好吃的吗,我以前怎么从没听说过?”

“当然啊!”然后我如数家珍地给他一一列举。

“被你这么一说,就为这么多好吃的,好象也很值得专程跑一趟兰州嘛。”听到最后,队长很是向往地说。

“必须的!”我边笑边非常肯定地答道。

 

一个小时之后看到海石湾的路牌,我知道我们已走出青海,进入甘肃省境内。窗外的景色我再熟悉不过,无论绿树,无论黄土。

下午四点半钟来到兰州城外,车速快得让我的留恋没有喘息的机会,车队便已沿着黄河北岸穿城而过。这是个曾经承载过我青春和梦想的城市,无数的情感留在了这里,它也回馈给了我太多美好的记忆。我知道我再去多少遍也不会感觉够,唉,这一次就放弃掉吧,不去也罢。

驶离兰州市区,在北出口停下加油的时候,再一次回望不远处的山脉,回想刚才黄河之畔熟悉的街景,依旧恋恋难舍,怎奈脚步匆匆、不容停留。

从这里起,北京两口子也和我们分开,曾经四车十四人的庞大队伍,现在又只剩下出发之初全部湖南团队的九人三车。虽然聚日短暂,但一起走过这段特别的旅途,彼此都将是无法抹去的记忆。北太,记录下这些心情的此刻,看着手边你在拉萨送给我的小东东,我对你的手工面浮想联翩!

 

眼看天色渐晚,加快速度继续赶路,冲进天水市区,已是晚上八点,天已彻底黑下来了。担心进城走错路,下了高速之后便停车想等到齐了再一起出发。在路边和小二一起等了好久,也不见小三过来。电话一问,他们竟还在好几十公里之外。发生了什么,小三怎么又恢复了初上路时晃晃悠悠的调子?

后来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出了什么状况?听完之后一群人差点儿都笑晕过去:

 

原来老熊和嘉措估计是昨晚玩得太辛苦,都想睡觉,只好让长途跑得不足够多的摄影家来开车,本来车速跟上我们就有些吃力,方向更是一塌糊涂。接进兰州市区时立即被几个路标搞晕了头——我们之前其实也小错了一段,但几公里后便调整过来,并立即用对讲通知了后面。可惜小三儿当时离那儿还有点儿距离,等开到跟前已记不太清前车的提示。

开到岔路口时摄影家迷茫地问后面两个,这到底该往哪个方向才对?后面俩人睡得正酣谁也没理他。高速上跑着,停不下来,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胡乱选了个方向,但太不放心,边开边不断地嘀咕,对不对啊,这到底该往哪儿开啊?

两个睡觉的主儿被他吵晕了,终于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前方,说:“往前开就是了”,接着继续睡觉。摄影家这下放心了,一脚油门猛踩下去,追吧!可怎么追也不见前车的影子,连对讲也完全联系不上了,正心虚时,那两人终于醒了。认真一看,已经快到机场了,骂:“这都跑哪儿去了?跑错路了!”

“你们刚才不是说只管往前开的嘛?!”摄影家很有些不愤。

“我们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前方就笔直一条路,又没个岔口,我们不说往前开还能说什么?”那两个回答得理直气壮。

摄影家被他们气得彻底无语了。

 

哈哈哈哈,就这么在老熊和嘉措的英明指挥下,摄影家错跑出四五十公里,再折回来,前后多跑了近百公里,难怪我们左等不来右等也不到呢。

没办法,这小三儿的故事儿总是很多。 

 

图片

(在天水入住的山水花酒店) 

 

 

9月17日(第十八天)

 

天水

连霍高速、西宝高速

西安

 

  8:30 出发, 17 34 到达,当日 388 公里,累计 7621 公里)

 

 

清早醒来,天色依旧持续着昨日的阴沉,心里暗想,没有飘雨已是万幸,不该再奢求什么了。

在酒店附近的集贸市场上,看到很多瓜果,立即叫上同伴一起买了一大堆留着一会儿好好享用。

他们边选边问:“好吃吗?”

“当然好吃!”我替那些卖瓜人很肯定地回答着。我想这里离兰州不远,瓜果一定同样的美味,与兰州的美食已失之交臂,这里岂容再次错过。

 

驱车飞驰,不到一个小时便来到了麦积山景区门口,下车准备进入的时候,怎奈雨丝还是细细密密地飘洒了起来。“不错了,都快到家了才下雨”,大家一边准备着雨具一边自己安慰着自己,也是,该知足呢。

步入麦积景区,细雨之中晨雾尚未散尽,万物吮吸着雨露的甘甜,山林葱郁,松竹丛生,微风过处,吹送着缕缕雨雾缠绕山间,这景象将之前一路高原荒山的苍茫一扫而光,显得润泽而灵透,很有些江南的气息。

麦积山地处中国地理南北分水岭秦岭山脉的西端,山高虽然仅仅 142 ,但形状奇特,周围群山环抱,层峦叠翠,麦积孤峰崛起,形似圆锥,远远望去,酷似秋收时节农家的麦垛,故而得名。 

 

图片

  (形似麦垛,故而得名的麦积山)

 

这山的西南面是直下直下的悬崖峭壁,著名的麦积山 石窟 就开凿在这峭壁之上。走近麦积山,仰望着整个崖壁上密如蜂房的佛龛洞窟,以及那些目光祥和、永远微笑着的佛像,很是叹为观止。麦积山所有的窟龛大都开凿在距地面二三十米乃至七八十米的悬崖峭壁上。最大的洞窟三十余米,最小的仅能容身。洞窟之间上下往返全靠架设在崖壁上的凌空阁道和天桥飞栈。想象着当年人们开凿时的艰难和虔诚,不禁心生肃然。

 

图片

(烟雨麦积) 

 

今天当我们登临其上,仍感头晕目眩,惊险万分,加上雨脚难住,梯间湿滑,阁道飞栈的间隙处更不敢胡乱向下张望。虽说雨中游览多有不便,但据说“麦积烟雨”是天水八大景致之一,行走在这“烟笼绿树山溟蒙”的画卷之中,我们也许该感谢这雨雾带来的如诗般的感受。

我们请的导游,是个清瘦的中年男子,一身藏蓝的中山装穿得有板有眼,在他略带西北口音尽心尽责的讲解和充满文学词汇的语言间,我恍然一下子回到从前。在这个娱乐至上,戏说一切的时代,这语言这态度竟显得如此突兀而遥远,让我想起了读初中时那些满怀理想和热情,曾启迪过我们无数梦想的实习老师们。

 

 

图片

  (崖壁上的佛龛洞窟)

 

    离开麦积,在山脚下不远处一个别致清静的“农家乐”歇脚中餐。可能因为非假非节,加之天气的原因,游人不多,这里也同样清静而悠闲。摆上清早买来的水果香瓜,等菜的功夫在回廊上听雨吃瓜,煞是惬意。美味的黄河蜜清甜醉人,好好静心享受一下吧,这也许是我们这一行最后的悠然了,再往后越走越热闹,又将回到无处不在的嘲杂和喧嚣之中了。

午餐之后,雨下得似乎更急。上高速、经宝鸡、过咸阳,一路直奔古城西安。让人比较崩溃的是,可能因为修路,高速从宝鸡开始,改为单道行驶也就罢了,一百六七十公里的路程,全程竟然没有一个服务区。还以为这样的难题只有藏区才会存在,没想到竟在这里的高速上再次碰到,甚至比在藏区还麻烦,够晕!

 

下午五点半钟驶出高速进入西安城区,正赶上下班的时间,雨中行人熙熙攘攘,车流缓慢拥堵。终于又回到了我们曾天天面对、无所不在的喧嚣之中。

西安是头儿的大本营,酒店、晚餐早已安排妥当。安顿好行李车辆,直奔传说中的羊肉泡,再来些米皮儿、面皮儿、肉夹馍,在屋外不肯歇气的雨声之中,直吃得心满意足。

西北的这些小吃,于我不仅仅是美味,更是一份印着情谊的美好记忆,让我格外喜爱。 

 

图片

  (终于又回到了熟悉的城市之中,唉!)

 

9月18、19日(第十九、廿天)

西安

 

襄阳

 

岳阳

 

长沙

 

 

 

 (第十九天473公里,第廿天586公里,累计8680 公里)

 

在西安停留的半天,大雨如注,缩在车里完全懒得下去。隔着车窗,这雨水倒是将我对这座古城灰蒙蒙的印象洗去了一些。

抓住机会,中午最后一次领略西北风味。在“李铁灌汤包”店里将各色包子都要上一笼,就着热乎乎香喷喷的羊杂汤吃得心满意足之后,继续赶路。

一路无话,天擦黑时到达襄阳。这里是老熊的根据地,酒水吃住早已安排好了,刚下高速便有车等在那里为我们领路,于是一路警车开道将我们直接送到酒桌上,长这么大,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有点儿找不到北的感觉,呵呵。

接待我们的是老熊的发小,席间拍着老熊的肩膀,一句“熊三儿是个文人,比较内向”,差点笑翻我们一群人。但在领教了他的热情豪爽之后我们不得不承认,相比之下熊三儿的确是个文人,呵呵。

这位大哥秉着我们不喝倒几个那肯定就是他没招呼好的待客理念,频频劝酒,我们一行人里本来多数就都不胜酒力,加上一路颠簸、人困马乏,哪里有能力多喝。怎奈盛情难却,从不喝酒的老熊为了阻止他再劝酒,决定牺牲掉自己算了,在我们惊诧的目光中,咬着牙苦眉愁得连干三杯;头儿一看不好意思再坐下去,也主动举杯回敬,可一路太累又喝得太急,没几杯下肚便直接吐翻,呵呵。

强劝之下,看我们实在不胜酒力,总算收场。正准备赶紧回洒店安顿歇息,大哥又开口说,饭后还为我们安排了很多其他节目,且已有人等在那边了,听得我们受宠若惊、目瞪口呆。好说歹说下总算先回趟酒店,进了房间后累得再不想动弹,他们要不要活动就不关我的事儿了,呵呵。

 

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第二天一早,去酒店楼下的自助餐厅转了一圈,还真不错,食物精致、品种也丰富,刚刚坐下准备好好美餐一顿的时候,手机响了。

“快点儿下来,准备去吃早饭了!”老熊在电话里催着。

“我已经在吃了呀。”我回说我正在酒店的餐厅坐着呢。

“不是,出去吃,你快点儿出来吧,都下来了,就等你呢。”

晕,干嘛出去吃啊,这么多好吃的真舍不得放下,可也没办法只好跟着走吧。上车之后才知道,是老熊的另一个发小,因为昨晚有事儿没能过来招待,劝我们多留一天又不肯,所以一定要在今早补偿一下,以尽地主之谊。说酒店的自助早餐遍地都是,有什么吃头,他要带我们去吃这里的特色,据说是襄阳城里最好吃的早餐。

几台车跟着他的车在上班的高峰车流中转啊转啊,几度差点儿跟丢,不知跑了多久,终于见到他停车了。然后跟着他来到马路对面,在路边一个低矮阴暗的小脏篷子里,吃了碗据说在当地相当出名的“邓家牛腩粉”。看着一伙人边吃边赞叹这卤牛肉味道正宗,而且汤色清亮,辣得地道,实在想笑。

 

图片

 

吃过这特别的早餐,朋友怕我们绕错道,又尽责地一直给我们带到高速入口。上到高速,一路急驰,中午时分进入湖南境内,岳阳老鱼两口子已早早备好酒宴等着我们了。

停车吃饭时,看着早等在那里岳阳团队的朋友们,头儿迎上去拍着老鱼的肩膀,动情地说:“终于见到亲人了啊!”,众人听着都笑了。

的确,虽然还没有到长沙,但这里已是湖南。驱车八千多公里,途经八个省,跨越小半个中国,沿途的风景再美再好,在外毕竟身是客。今天我们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地盘,熟悉的道路、熟悉的饭菜、熟悉的语言、熟悉的面孔,一切都显得如此亲切,家一样的感觉。 

 

图片

  (西行九人和岳阳团队的朋友们)

 

老鱼劝我们歇歇脚再走,只可惜众人都归心似箭,谢过老鱼的款待,午饭后再次上路,飞一样的车速带着想飞的心情,下午五点冲进长沙,此时距离我们出发的日子刚好整整二十天。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