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西藏行记(七)  

2011-12-09 23:00:46|  分类: 饾饤琐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13日(第十四天)

    

拉萨

109 国道

当雄

109 国道

那曲

7:40出发,19:15到达,当日437公里,累计5082公里) 

 

    经过拉萨一天闲适的休整,从今天起我们将踏上了归途。回程我们选择了路况良好,没有任何悬念的青藏线,既可以节省时间,也避免了走重复的路线。

加完油,一路向城外奔去。清晨的拉萨,安静整洁,道路宽敞通畅,不知道是不是太早的缘故,几乎没有碰到堵车的状况。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淡淡地洒了下来,高原上初秋时节早晚巨大的温差,将树叶染得色彩斑澜,放眼四周,天高云淡,山的轮廓清晰无比。昨夜的雨尤给这金黄的秋色又添了些许的生动和灵气。

就这么要离开了,望着车窗外开阔明净的景色,都有些不舍。

“这么好的空气,还没有堵车,要是能一直呆在这里该多好”队长开始感慨着念叨起来。

“要不你移民过来吧。”我和大个儿都听得笑起来。

“我真的感觉这里很好,其实我很喜欢……”队长还在继续想证明着什么,可我的注意力已无法集中,我知道生活中有太多东西“看起来很美”,虽然只是看起来,但它们的确很美,美得让人常常忘记真实,甚至忘记本来的自己。我总难这么投入地看一回,这一刻只想再静静地多看几眼这座神奇的城市,好让这舒朗和开阔留给我更深一点儿的记忆。

出城不久,又开始限速,这真是段路况超好的公路,道路宽直,无车无人。只是感觉越走越高,气温不断下降,很快就不足十度了,远处山顶常常能见到积雪,太阳没有照到的地方,很有些阴冷,所有的东西都有种被冻得硬硬的感觉。开着开着,在这份寒冷中第一眼看到青藏铁路的时候,对筑路工人的敬意不禁油然而生,这该是怎样的一种艰苦啊!

图片

(第一眼看到青藏铁路)

这一线我们还会看到大片的草地、牛羊以及河水、雪山,只是同样的景色在这里带给我的神秘感渐渐淡去,一种无以言说的高远和辽阔充斥着我的视野。

图片

经过地热资源丰富的羊八井,我们很快来到了主峰 7162 的念青唐古拉山脚下,这个曾经在中学地理课本中和唐古拉山一起把我搅糊涂了的山脉,今天就这么真实地闯入我的视野,曾经背诵的那些什么它是“内外流水系的分水岭,终年白雪覆盖”等等的句子又一句句地蹦了出来,让我第一次对它们有了感性的认识。展现在我眼前的念青唐古拉山脉云遮雾绕,白雪皑皑,放眼望去连绵不绝。看着无数的玛尼堆和迎风飘展的经幡,我相信它一定又是座藏人心中的神山。

念青唐古拉山脉的冰川发育面积广大,为青藏高原 东南部最大的冰川区,冰蚀湖、堰塞湖等古冰川遗迹分布较多。西北侧为藏北大湖区,其中最大的即是纳木错湖。

图片

(青藏公路建成通车五十周年纪念碑)

图片

(念青唐古拉山上的玛尼堆和经幡)

图片

(白雪皑皑的念青唐古拉山脉)

图片

(有点儿想不明白这样的高原腹地为什么需要有 装甲车和士兵)

离开念青唐古拉山,我们直奔纳木错景区与二号车汇合。小二载着没去珠峰的四个人已先我们一天到达那里,准备今天等我们游览完纳木错之后一起返程。

几辆车正一路瞎聊着往前开,对讲中突然听到小二的声音。这里才刚进当雄不久,离纳木错景区还远着呢,至少不是对讲能跨越的距离,怎么回事儿啊?仔细一听还真是小二。原来确吉今天早上发现胎破了,便一个人开着小二先行离开景区出来补胎,其他三个人都还留在景区里等着我们过去接呢,呵呵,小二也破一胎,这么看来,现在就小三坚强,还没有受过伤。

离开集镇,告别小二,三辆车继续向纳木措驶去。很快来到纳木错景区门口,天上不时飘起了小雨,等买门票的功夫,众人也借机下车伸胳膊伸腿稍事休整,立即有人发现小四的右后轮,气似乎有些不足,把头车开过来一测胎压,果真在漏气。又破一胎,够晕。北京和北太两个只好返回小二那里陪着一起补胎,说等补完胎再过来找我们,其余两车八人则先行进入景区,继续前行。

图片

(世界海拔最高的钱路——青藏铁路)

图片

(纳木错景区门口,可怜的小四儿第二次破胎)

 

在纳木错景区门口,和门票一起每辆车都拿到了好几张安全宣传单,上面印满了路警的驾车安全提示,诸如进入景区后因路况好,司机容易大意,但由于海拔高,很多路段存在薄冰,且有牲畜出入,建议一定控制速度等等。不管他们是否想听,大声念完一遍之后,抬眼望去,外面果然已是一派冰天雪地的景象,清早从拉萨出发,被金秋的暖阳晒着的感觉,现在想起来已遥远得让人不知道是多久前的事情了。后来才知道,纳木错景区到了十月因下雪而封山是常有的事儿,我们算是赶上了每年最后的一段黄金时间。


图片

一路前行中,海拔越走越高,气温越来越低,当我们来到海拔 5190 的那根拉山口时,只感觉风大如狂、经幡欲裂。这里是从拉萨到纳木错的最高点,很多人说从这里远眺纳木错,犹如“一面宝镜嵌在天际”。我确实从这里看到了远处的纳木错,很美,但绝对没有体会到传说中的那种感觉,倒是山口的景色更让我震撼。在这号称生命禁区的海拔 5000 以上的山口,寒冷的山风中经幡被吹得扑扑作响,玛尼堆和牛头在雪山的映衬下尤显出庄严和虔诚,让人不由得不心生肃穆。


图片
(从那根拉山口远眺纳木错)

 

在湖边和毛牛、骏马嬉戏良久,时近正午,想起还有几个人正在不远处的小饭馆里等我们等得望眼欲穿呢。

图片

一见面,和在拉萨一样,他们又是一幅“亲人见亲人,两眼泪汪汪”的样子,我笑着问这回又排的是哪出戏,并开玩笑说这里实在太美了,我们也得在这儿住上一夜再走。摄影家听罢只差当场崩溃,立即表示这一次绝对不是演戏,如假包换。

原来这里海拔超过 4700 米,比拉萨整整高出一千多米,在这里留宿了一夜的他们不同程度的出现了高反症状,而且因为在景区里面,住宿条件相对较差,昨天整整一夜的煎熬之后,他们现在只想快快逃离。当然,也因为这一夜的痛苦,让他们经历了错木措的晨昏,拍到了夕阳下纳木错别样的情韵,值了,呵呵。

吃过午饭,我们决定到湖边的山上看看去,虽然这只是座高度不足百米的小山,但因为这里海拔已经太高,没爬几步就感觉心跳加速,喘不上气,于是只能走走停停,慢慢向上爬去。因这停留,也让我们有时间细赏四周。越往上,视野越开阔,美丽的纳木错、壮观的念青唐古拉山脉连同满山的经幡一起尽收眼底。

图片

(纳木错湖边的小山)

图片

正午的阳光强烈而刺眼,晒得人有些睁不开眼睛,但因为海拔太高,风力太大,皮肤虽然已晒得生痛,但捂着冲锋衣还是会有些寒意,这真是种奇妙的感受。正一步步气喘如牛艰难地向上爬着,忽然间太阳一下子不知躲到哪儿去了,紧接着,雪子跟着就下来了,打在地上被风吹的得再打几个滚才停得下来,身上顿时感觉冷了起来。

被这突如其来的雪怔住了,还上不上去呢?不行,难得累半天爬一半了,下刀子也要上去看一眼啊。于是戴好帽子,拉紧衣领,继续向上。刚刚爬到山顶,转眼间云开雾散,阳光又恢复了刚才的放肆,烈日之下湛蓝的湖水、连绵的雪山被舞动的经幡渲染得明丽无比。都说高原上天气变化的快,可这也快得太过了,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从景区出来的路上,每个人都不再看窗外,只顾低着头看自己的相机,都想看看这奇丽的景致被自己拍成什么样子了,会不会辜负,会不会遗憾。

图片

(落在经幡上的雪子)

图片

(从山顶俯瞰)

图片

离开纳木错不远,沿路又开始限速,象之前一样,需要不断地签发路条。阳光依旧明媚可人,一路这样的好天气,我们自己都不得不感慨这一行的运气实在不错。正聊着呢,后面小三呼叫说是在检查站卡住了,要检查三证(身份证、行驶证、驾驶证),让我们等等。咦,怎么没拦我们,而且查完就走,这有什么好等的呢,有些好奇。

等了半天还不见小三过来,大个儿说:“在巴塘不都查过了吗?小三不差证件啊,怎么这么慢?”

“会不会是谁没带驾照啊,可能不是嘉措在开车。”头儿猜测着。

“跑这种长途,怎么可能不带驾照?”我们立即否定了他的胡思乱想。

然而最终还真被头儿蒙对了,的确是没带驾照被卡住了,哈哈,笑过之后,头儿转身问我:“你的驾照是不是都记得带着呢?”

“肯定啊!”我说完,大家笑得更凶了。小四没带行驶证已经让人感觉很天才了,没想到还有没带驾驶证的,不佩服我们这群人怎么能行啊,哈哈哈哈。

笑得有些饿了,想起昨天在拉萨过中秋,买的月饼还没有吃完,拿出来准备吃的时候,一看它的样子,忍不住又想笑了,因为一千米的高差,气压的急剧下降,竟让这月饼变得气鼓气胀圆滚滚的了,太可爱了呀。

图片

(月饼爬高一千米之后的样子 )

笑过吃过,那边也终于磨完嘴皮交完罚款,可以继续出发了。天气又开始一会儿急雨,一会儿艳阳的变化无常,下午五、六点钟进入那曲境内时,正是夕阳无限的美好,金黄的田野上牛羊成群,牧民们闲适地在阳光下席地而坐,喝酒聊天,一派好惬意的景象啊。

图片

(创作中的大个儿)

图片

傍晚七点多钟,我们进入那曲县城,直到我们入住酒店,天色依然大亮着,这时收到芳姐的短信,说她正在夜色下穿过车流。是啊,这里离我们生活的地方的确已经很远很远,无论在地理上还是心理上。

 

 

9月14日(第十五天) 

那曲 109国道 格尔木

7:25出发,19:58到达,当日804公里,累计5886公里)

 

除了出发的第一天,今天将是我们行驶里程最长的一天,我们须翻越唐古拉山,走出西藏,沿着可可西里的最东沿,穿过广袤的青藏高原腹地,再翻过昆仑山口,赶到八百多公里以外的格尔木市。因为这是一片气候严酷,自然条件恶劣,人类无法长期居住,被称为 生命的禁区 的地域,所以 在那曲和格尔木之间,除了几个兵站,完全没有可供我们歇脚的地方。

虽说知道青藏线路好车少,但毕竟路途遥远,为保证当晚赶到格尔木,我们还是决定早早上路,以免万一途中有什么无法预料的状况出现。

再对每辆车检查了一遍,并确认油箱都是满满的。一行四车十四人在太阳还没起身的时分便沐着清冷的晨风出发了。

驶出那曲不远,很快便是一望无际的高寒草甸地貌。这时室外接近冰点,仅零上一摄氏度,干硬的地面上稀稀疏疏的植被贴地而生,上面还结着一层薄薄的细霜。一路过去确实道宽车少,八十的时速没一点儿问题。在这里谈视野的开阔程度简直有些滑稽,目力所及,除了天空和地平线,一无所有。

阳光初现的时分,如同在海上看日出,我第一次真真实实地感受到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的壮观。此时皓月在西,旭日居东,蔚蓝的天空中纯净得连一丝云彩都没有,原来这便是所谓“日月同辉”的壮美啊。

只是还来不及多欣赏几眼,但发现这样的壮观对开车实在是个麻烦,墨镜、遮光板全用上还是会感觉阳光刺得人看不清道路,因为太阳此刻真的就在这么低低得呆在地平线上,正透过车窗火辣辣地盯着你的眼睛。

好在它没有停留得太久,很快便升了起来。加快速度继续飞驶,只是这路不仅平坦,而且绝对笔直,常常开很久都没个弯道,再加上窗外除了地就是天,景色全无变化,在这样的路上行驶,几台车不得不时常用对讲相互呼叫,相互提醒:“有没有闭着眼睛开的呀,不要睡着了,困了就换人啊”,呵呵。

照这样的状况,我们哪用起个大早啊,估计下午就可以到了——大家正聊着,远远地看到道路前方山上似乎有几辆车停在路上。怎么回事儿,这种地方总不可能堵车吧?没一会儿,我们也来到跟前,一问,真的是堵住了,因为前面有辆加长加重的大卡车坏了。

这是可容两车并行的车道,本来因为一辆车无法启动,不可能完全堵死道路,但若几车汇在一起时,一旦有些不守规矩抢道行驶的车辆,再碰上车子出现些微状况,造成阻塞就在所难免了。这种情形发生在将近 <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5000 的无人区时,就不要想着有警察出来维持轶序了,行车者个人的行车素质直接决定着道路的通畅程度,唉。

青藏公路运输任务繁重,每天有大量的货车往返。在这些老长途们中间不乏一些经验丰富热心快肠的人,他们将车停在一边,下来忙前跑后尽力指挥着疏通,只可惜两边的来车越积越多,已没有太多进退的余地。看来那辆大卡车如果修不好,依旧打不着火,那这路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这时离我们早上出发仅两个多小时,刚刚上午九点四十左右,看来我们乐得太早了。

图片

(越堵越长的车队)

这里离唐古拉山口已经不远,海拔接近 5000 ,虽然已是烈日当空,但气温仅零上两度,好在因为晴朗,没什么风,加上一早上因为出门早,穿得厚实,倒不感觉太过寒冷。只是太阳照在皮肤上不用一两分钟,便晒得人生痛,所以车外依旧是难得呆的。

两边的车队越排越长,除了等着那辆大卡车修理好,其他没一点儿办法。前边已经堵死的路段,车辆完全没有进退的余地,众人在等待大车修理的同时,只有努力维持着不让后面的来车再继续堵上来,否则即使大车修好可以启动了,道路也一样无法通行。

在这海拔近 5000 寸草不生的地方,越积越长的车队在烈日的炽烤下除了耐心地等待别无他法。比起川藏线,这里明显要干燥得多,加上烈日当空,更容易感觉口唇干裂得厉害,但即使如此,我却不敢多喝水,实在太干,也只能含几颗梅子。因为在这一眼就能望到天边的地方,若想方便一下,对我几乎完全是痴心妄想。好在一个多小时之后,卡在前面的大车总算勉强可以启动了。通过了这个堵点,我们很快又看到了远处的雪山,著名的唐古拉山脉已横亘在我们的眼前。

图片

(一望无际的高原冻土和远远的唐古拉山脉)

这一路接着又碰到几处修路的地段,但轶序良好,没有形成大的阻塞。中午十一点半钟,我们来到了海拔 5231 的唐古拉山口。

唐古拉山脉是青海和西藏的分界线,跨过唐古拉山口,我们就走出西藏进入青海省境内。据说唐古拉山由于终年风雪交加,号称“风雪仓库”,山口天气极不稳定,即使夏天,公路也经常被大雪所封,冰雹、霜雪更是常见的现象。但我们到达山口的一刻却是烈日当空的晴朗,这查过黄历的出行还真是非同一般和顺利啊,呵呵。

图片

(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山口标志碑)

 
图片

(唐古拉山口)

在唐古拉山口似乎住的有人家,不知是不是因为这里正有个小小的项目在施工,所以临时住过来的。当我们刚刚把车停稳,一个流着鼻涕、五六岁的小姑娘就朝着我们飞跑过来,边跑还边摇着小手开心地向我们打招呼,用清脆但有些生硬的普通话不断向我们喊着:“你好!你好!”。小姑娘显得如此开心,我想是这里实在太寂寞了,一旦见到有人经过,小丫头自然兴奋得了不得。

图片

“你好啊”见我也向她挥手打招呼,小丫头跑到我面前一下子停住了,用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只是无论我和她说什么,除了偶尔点头或者摇头,她只一个劲地说着“你好”,原来我们的语言有些不通呢。

这大概是我这一路上遇见的最可爱小孩子。唐古拉山口,我想每个从这里经过的旅行者都会驻足停留片刻。如此贫瘠的土地,艰辛的生存环境和来往不断的游客几乎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个小女孩的纯朴和洁净,她没有拉我的包,没有趴在我们的车窗上看车里有没有她想要的东西,没有冲着我们喊钱钱钱,甚至连伸手要东西都没有。她跑过来只是因为太寂寞太好奇了,只是想从我们这里看一看她不了解的世界。

图片

我立即返回车跟前,开始在后箱里乱翻一气,终于找出些糖果之类的东西,我把小姑娘叫过来,抓了一把准备给她,她笑得更灿烂了,抻开上衣的两个口袋等着我装,只是这口袋也太小了,没装几颗就满了,看着我手里还有一大把好吃的,她有些不舍却又不知所措,那神情太可爱了,我看得几乎想笑起来。于是让她把两个衣角拉起来,我好把手里的东东通通倒进去。她盯着胸前花花绿绿的一大堆零食,心满意足地笑了,然后小心翼翼地往回走去。这孩子的眼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清澈得看着让人心痛。

翻过唐古拉山口,进入青海省境内依旧是辽阔的无人区,想找个吃饭的地方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再没人去作什么看哪个地方的餐馆味道好些再停车之类的白日梦,只要能找到个有人气的地方用餐就谢天谢地了。我也急着期望能快点儿找到个吃饭的地方,因为有餐馆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卫生间了。

跨过山口进入青海约 100 公里 的样子,终于看到个有车聚集停留的地方。从两边店铺的招牌上看出,这里属于进入青海的第一个小镇雁石坪,海拔 4750 ,应该是个藏回混居的地区。

图片

走进一家看起来相对象样号称“清雅美食城”的低矮小铺,为了节省时间,我们没有点炒菜之类复杂的东西,只让老板给上些手抓、下碗面片之类的就行。然而就这些,让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因为小店里只有一个灶,而且由于气压太低,烧开个水都需要很长时间,使得在这里下碗面片都成了个大工程。在我们之前已有一两桌客人先我们而到,再加上我们一群人,几个伙计前后穿梭着点菜端茶,整个小店早已忙着不可开交。

图片

几通穿梭之后,终于见到一个女伙计,于是问她厕所在哪里,她指了指后面,说从这儿出去就是。顺着她指的方向走过去,首先需经过他们的操作间,从墙壁到灶台全都乌黑一片,地上门上也都油腻腻的,我迅速穿过这一间继续向后,地上堆着的各种说不清的东西,让我在这短短不足十米的一路被吓着了几回,然而直到已走出了后门也没看到哪里有卫生间。折回去再问,那女孩子带我出来指给我看说就那里,然后转身继续回去忙去了。

原来她说的是屋后一个用不足一人高的木板架在河边上围成的东东(因为我实在不知该叫它什么更合适),这东东木板与木板间的缝隙,宽的地方绝对不小于一拳。围着的空间本来就非常狭小,还做了个更小的门,这门小得只能容你侧身进入,但门框又只有我肩膀的高度,也就说你光侧身还不行,还得半蹲着将就它的高度才能进去,整个看上去实在让人无语。可一想到接下来的路程估计依旧是一马平川的辽阔,再无语也只有将就了。唉,看来无论这自然的景象有多美,我们都早已退化得无福消受了。

 

耗时一个半小时,总算等到了碗面片汤,吃完已近下午两点,看看里程,一上午六个多小时只跑了三百多公里,后面还有将近五百公里的路程等着我们呢,抓紧时间继续赶路。

驱车近一个小时终于遇到了沱沱河的唐古拉加油站,加满油接着赶路,很快我们便来到了传说中神秘的可可西里。

图片

(沱沱河唐古拉加油站旁)

据说这里是目前世界上原始生态环境保存最完美的地区之一,也是目前中国建成的面积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动物资源最为丰富的自然保护区之一。之所以会这样,我想恶劣的自然环境在某种程度上多少还是阻挡了一些人类的侵蚀,从而才给高原野生动物创造了这份得天独厚的生存条件。

只是这里看上去实在让人想不出野生动物们靠什么来生存,我们走在可可西里的最东沿,也就是气候和湿度条件相对最好的区域。然而看到的依旧是土地坚硬、一片荒凉,别说什么大树或者灌木,就是长得高一点儿的草都见不到,植被极其稀少,且基本都是贴地而生。水源倒是比想象中的多,时不时可以看到一些大小不一的水洼。想着在这样的地方,竟然有多达十来种的大型哺乳动物,不得不对生命的顽强叹为观止。

这里的动物多为青藏高原特有,物种之珍稀,举世瞩目。大家平时听到最多的应该就属藏羚羊了,于是驱车一路,虽然常常数十公里见不到一个动物,但还是执着地举着长焦紧盯着车外目不转睛,然后一旦偶尔拍到个什么动物立即在对讲里兴奋地大叫“拍到藏羚羊了”,然后纷纷停车,一通乱拍。

图片

(一望无垠的天开地阔)

图片

(沿途时不时会有一小段这样的栏杆,实在想不出是做什么用的)

有种叫不出名字的动物被我们拍到的次数最多,尽管很远,但长焦拉近之后看着还是挺象某种羊的,我们自己骗自己说,当它是藏羚羊好了,呵呵。回来一查才知道原来是藏原羚。

据说分辨藏原羚和藏羚羊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看哪个有“ 白屁股” —— 藏原羚有一块较大的白色臀斑,被当地人俗称为“ 白屁股” 。放大后仔细看了看我们拍回来的“藏羚羊”,发现个个都是白屁股,哈哈。

图片

(可可西里上的藏原羚)

继续前行,前方远远的出现了一排连绵的雪山,我知道那便是我神往已久的巍巍昆仑了。虽然这世上大山众多,但唯有它在我的心里有着相当神奇的位置。这主要得益于它在文学作品中出现的超高频率,在中华民族文化史上硬是被供为万山之祖,尤其是它大量出现在了我青春年少、求知若渴时阅读的各类文字当中,害我当年将所有的壮志雄心都与它联系在了一起。所以当我第一次读到“浮舟沧海、立马昆仑”几个字时,顿感心潮澎湃,顾不得周爷爷的版权问题,立即把它工工整整写在了我笔记本的扉页,权当成自己的自勉联了,然后开始对策马昆仑浮想联翩,呵呵。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当我终于站在它的脚下,它的面貌,竟如我不再沸腾的热血和梦想,平静而温和。那一刻的风虽有些清冷,但阳光明媚,远远的它被白雪点缀着,看起来竟有些线条柔和的样子,这真是种奇妙的感觉。

图片

(巍巍昆仑)

图片 

 图片

(海拔4767米的昆仑山口)

恋恋不舍地翻过昆仑山垭口之后,忍不住频频回望,我知道,这将是我们这一路上最后一次看雪山,在昆仑之巅。

图片

(从北坡回望昆仑)

翻过昆仑山之后,景色立即完全变了个样子,之前高原的神秘与灵气荡然无存,满眼望去是一片干旱的荒原,风将灰尘扬得满天飞舞,连天空的蓝色也变得惨淡起来。

图片

只有道路还是依旧的平直。头车狂踩油门开始撒欢,仗着路好车少,一百四的时速下转弯竟不减速,小二紧跟其后一路狂追。看着有些揪心,对头儿说,你也不能仗着在高原上没人开罚单就这么胡开啊。头儿笑着回道:“这叫高度决定速度”。从后视镜里一看,后面一台跟着一台,都开得跟疯了似的。晕得无语!

图片

(风扬起的满天灰沙)

一路狂奔,头儿之前的伤疤估计是好了,连最后有一小段的砂石路面,也没怎么减速。一群人终于踩着夕阳的尾巴,不到八点钟便冲进了格尔木市。

先到的人站在宾馆下面等后面的车时,聊起刚才进城前最后一个来小时的飙车,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大漠荒原之中,四台车开足马力,你追我赶,惹得尘土飞扬,大有玩真实版赛车游戏的感觉,因为太刺激,回想起来一个个依旧兴奋万分,一副只恨路途太短,意犹未尽的样子。

开车的是爽了,只可怜害惨了坐车的。那一段路面起伏较多,由于速度太快,又完全不肯减速,每每一个小小的起伏,就能让整个车如同冲浪一般,一下子飞起老高,人和车里的东西也跟着一起飞。

最搞笑的是小留,本来一个人躺在后排舒舒服服地打瞌睡,硬是被颠得象麻袋一样差点儿甩到座椅下面。不敢再躺,立即翻身坐起来,绑好安全带,没想到还是不行,每过一个起伏,人都被颠得脑袋只差撞到车顶,实在受不了了,干脆再拉过一条安全带。可爱的小留就这样一个人在后面绑着两条安全带,才算是保住了脑袋没被撞得稀烂,哈哈。

一路飞车,故事太多,大家聊得酣畅,过了好久才发现小二怎么还没有到。电话一问,原来小二竟在进城前几公里处破胎了,正小心翼翼地慢慢往回挪呢,哈哈,估计就是临进城前那最后的一小段砂石路面惹的祸,当然估计更因为是跑得太疯了。好在不幸中的万幸,离城已经很近。

这是小二第二次破胎,也是车队一路第七次破胎。还是小三厉害,尽管把小留颠得创造性地绑两条安全带坐车,依旧保持了完好无损的纪录。小三,加油啊!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