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为大学毕业廿周年聚会所写  

2011-07-18 11:53:44|  分类: 无聊人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想真是奇特,一群乌合之众,三山五岳,七荤八素,就这么走到一起,居则同室,出不同车,在逼仄的空间朝夕相处了四年。

那时节人渐渐长开,虽然有些营养不良,到底初具模样;满心的憧憬,实际上究竟在憧憬什么,心下多不甚了了。一个个得意洋洋,跃跃欲试,不肯少下于人。脸上写满了坚定,内地里懵懵懂懂,充满笨拙精神。正如牛人所宣言:“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就这样迎头撞上“所有的日子”,一路跌跌撞撞地走来。如今人到中年,渐入衰朽貌似明定的我们在回忆中称之为“成长”。四年中,我们没心没肺地快乐,漫无边际地哀愁,毫无理由地亢奋起来,又毫无征兆地低落下去,头破血流地成长。四年中,我们遭逢良多,我们见证了一个特异的时代,迎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时代——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我们也可能是标榜“精神的魅力”的校园的最后一代。

犹记四年中从来没有上锁的宿舍,以及宿舍里朝夕轮番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的狂饮,还有那一堆从来没有读过一直码在窗台上堵截窗外寒风的《十三经注疏》;犹记楼道里呕哑嘲哳、声嘶力竭的《一无所有》,和昏黄的走廊灯下倚墙沉浸在阅读中的兄弟,以及从宿舍里踉跄而出冲入水房狂呕的醉汉;犹记周遭的凌乱曾经让我痛苦不堪,渴望片刻的逃离,直到我逐渐融入这凌乱,化为它的一份子;犹记荒唐难书,疏怠如许,还有荒唐疏怠所不能遮灭的梦想……

经历了不少校园生活,也迎送我自己的学生一拨拨来了去,去了来,我常常纳闷,那时候的我们,缘何如此狂放不羁,了无节制。楼道里一群家伙们,似乎永远以引人注目的方式撕心裂肺地活着,滋染日久,弄得所有人都一派撕心裂肺的光景,以至于当我开始负笈珞珈的生活,我总觉跟新的校园格格不入,并一直被目为“异类”。

夫子说得好:“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其是之谓与?

二十年了,记忆愈发清晰,我不断把它们展开,妥为修缮,小心缝补,皆因这是我生命的成长,也是我们共同的成长。而你们,我的兄弟姐妹们,你是我成长的记号和见证!

当我们再次聚首燕园,四十三楼早已灰飞烟灭,无从凭弔。而觥筹交错之间,目光浑浊迷离的我们笑容依旧,灿烂如花。听着台前一群兄弟荒腔走板地唱着《恋曲1990》,我忽然想流泪。青春如此遥远,恍如隔世;青春又如此之近,近得如同昨日。

我很好奇,睡在我隔壁的兄弟,你还在写诗吗?

 

为大学毕业廿周年聚会所写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