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华山  

2011-09-12 15:39:16|  分类: 闲情偶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山对我来说是个令人敬畏的存在,小时候,《华山剿匪记》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华山天下险”“自古华山一条路”已经成了心里根深蒂固的想象,听说过没见过,心下就觉得有些可怕。如果非要鼓起气力,也愿意爬一爬;大家都没兴致的话,也很乐意顺水推舟,就地放弃。在儿子心里,华山令人向往,他从来没听过“劈山救母”“华山剿匪”云云,但是知道“华山论剑”,也知道令狐冲在“思过崖”上蹲点的时候,朝思暮想女朋友送饭上来,而且情场失意,得逢良机,跟风清扬老爷子有了神叨叨的来往。朋友一家人想起华山来则觉得恐惧,他们锦衣玉食惯了,早已忘了“人出门要走路”这个基本的生活事实。上次的泰山之行,他们吃尽了苦头,这次再次提起爬山,色为之变。只有太太活蹦乱跳的,她是个热衷于“地毯式轰炸”旅游的家伙,恨不得每一个地方每一根草都被她捋遍才尽兴。

我们这样一群人,各怀鬼胎,在西安转悠的时候,就再三探讨要不要登华山,热衷的和反对的意见各半,我做骑墙观。不过出了门,大抵很难说服客游之人蹲在酒店里无所事事,朋友那边当家的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是也说不出坚强的理由来证明爬山属于老少不宜。于是决定挑战一番,克服人性,发扬兽性,去登华山。其实愿意的和不情愿的,都心中惴惴——四个成长经历雷同的大人,都对《华山剿匪记》耳熟能详,因此对这座号称险峻到危险的大山打心眼儿里畏惧。至于孩子们怎么想的,不得而知,Nobody Care...

在西安找商场购置登山鞋,找朋友订华山脚下的酒店,找朋友借车,讨论背囊里需要带什么……说明我们已经尽可能地郑重其事。太太面对朋友的让步,也作出妥协:同意乘缆车上下,徒步的行程只限定在五座山峰之间。

事实证明这座“天下险”的大山对于旅游者来说安全无比,坐了缆车,更加没有挑战性。倒是缆车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晃晃悠悠,让人心惊胆寒。平心而论,华山虽然形状峭奇,却缺乏味道,历史文化方面,不如泰山之属,奇趣方面,不如峨眉之属,不过是座比较单纯的天外飞来的大石头山。人多得要命,细线一样狭仄的山路上踵武相继,很多地方根本停不下来,在身后的人气喘如牛的敦促下,只能看着前面人的脚跟低着头不断地走。站在山顶,还是不免啧啧称奇,天工鬼斧,人所不能揣度,安全的登山过程中,目睹奇险之处,还是心惊肉跳。著名的“长空栈道”和“鹞子翻身”,自知是绝不敢尝试的。看着鱼贯而至跃跃而试的游客,心里奇怪他们的胆量。看来年齿日长,衰朽更速。倒是下山经过陈抟避诏崖,停下来思绪了片刻。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上面这张照片,儿子说这是著名的“关中八景”之一——华岳仙掌。我怎么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只能遵命先拍张照片。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避诏崖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长空栈道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看到华山上的挑夫,不由心生怜悯。 山上的所有东西,都是他们挑上去的,包括盖房的一沙一木。登山途中,停下来跟一位歇脚的挑夫聊了一会儿,知道他来自四川,六十八岁了。他说他挑一百斤上山能挣二、三十元。我问他不能做点别的事情吗,他说庄稼人除了一把苦力气,还会什么呢?我听了心酸不已,给了他一点钱,说让他下山买酒喝,老人家千恩万谢,让人不能面对。但后面也见到相当历练的挑夫,熟练地吆喝着博取同情,求取游人的施与,让人升起复杂的感受。不管怎么说,他们是一群受苦的人,他们远离社会的巧取豪夺,日复一日,毫无念想地辛苦度日。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我攀谈的老挑夫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山上满坑满谷的都是铜锁。“金锁关”原本指地形险要,扼山路之咽喉,现在名副其实成了金锁铺就之关。人求吉祥,花钱图个心理安慰,对于另一些人来说,是永不枯竭的生财之源。你从山路边摊子上形容猥琐的摊主那里花二十元钱买把挂着红带子的铜锁,然后心怀希望和感激地系在铁链子上,求个吉祥幸福平安发财,想想看怎么都觉得挺荒谬的。如果上帝如来太上老君赤脚大仙卖锁,多少还算得靠谱。人之行事,往往有不可思议之处。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照个变形的大脚仙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华山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站在悬崖边敬业无比地从事“创作”的我。其实最累的是我,背着两机两镜在山里走一天,真不是人干的活儿。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