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西藏行记(二)  

2011-10-26 18:27:20|  分类: 饾饤琐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5日(第六天)

左贡

318国道

八宿

318国道

然乌

 

7:45出发,15:00到达,当日332公里,累计2567公里)

 

图片

(清晨左贡最大的一条主街)

都说走川藏线最大的好处就是沿途海拔逐渐升高,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一般不太会有高反的症状。然而左贡3800的海拔还是开始发挥高度的威力了,昨晚一整夜恶梦连连,早晨醒来也还有些微微的头痛。

上车之后问其他人,一个个精神抖擞、若无其事的样子,让我很不愤得怀疑他们会不会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呢。头儿这时轻声回了句“是,我也有点儿头痛”——还好,有个作伴儿的,心里平衡多了嘛,呵呵。

之前我也曾到过一些海拔四五千的地方,很少高反,这次上路后,4000米以上的山口我们经过的也不算少了,都没有高反症状,今天这是怎么了呢?后来我才明白,如果只是路过,不多停留的话,多数人都还太大问题,何况我好歹曾在海拔一千六七的地方生活过很多年。所以没有反应很正常,然而一旦呆的时间长一点儿,尤其住上一晚,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也是从这里开始,感觉我后面的行程整个就只关注一件事儿了,那就是“海拔!”

也是因为海拔的缘故,左贡的清晨晴朗但却清冷,气温仅七八度左右。迎着清冽的晨风出发,平整宽敞的油路上不再灰尘满天,高原上特有的通透和辽阔,让远山近水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分外可人。一路跋山涉水,今天似乎才第一次真正感觉来在了梦想中的青藏高原。

图片

(昨晚折腾得太久,一号实在没有力气洗车了)

图片

(干净平整的油路)

图片

(沿途宁静的村庄)

刚出左贡,在路过的小村里,与一群群穿着整齐校服清早去上学的小孩子们不期而遇,多数孩子看到我们的车队,会微笑着边让向路边,边向我们敬队礼,那场景看着可爱极了。不过也有些大胆调皮的孩子会拦住我们的车,问我们要铅笔本子之类。之前在网上看到这边的小孩子很需要文具之类,我们出发前是专门买了些文具和糖果放在二号车上准备沿路发送的,但看到小孩子这样冲到路中间栏车,我们多少会有些不舒服,但后来的一路走完,才知道我们这时碰到的栏车的孩子们,相比之下已是相当礼貌的了。

公路依江延伸,列达村、金达村、阿四村、斜库村……沿途经过的一个个小村庄自在地散落在辽阔的高原上,显得神清气淡、安然自得,让人不敢去想我们一直生活、现在只是暂时逃离的那个喧嚣憋窄的城市。

正是收获的季节,金黄的田间地头除了几个收割的身影,也总少不了会有一台摩托车停在路边。这里太开阔了,田地和房屋常常离得非常远,没有交通工具实在是件无法想象的事儿,只是我以为这里还象以前一样在使用畜力,不知道早已换上机械了。

后来的一路我们看到,摩托车在藏区非常普遍,且车身常被装扮得绚丽多彩,有些还装了音响,从身过开过时声色夺人,很有点儿意思。

今天良好的路况和晴朗的天气,让一路的风景显得分外可人,只是我刚刚好些了的头痛在经过4390米的帮达村时,又开始有些微微发作,并且还有些耳鸣。

打起精神,前方等待着我们的是垭口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

图片

 

业拉山又叫怒江山,是318国道由东向西进入西藏翻越的最后一座横断山脉的垭口,也是横断山脉的最大天险。久负盛名的怒江山72道拐说的就是这里。经过帮达后,我们很快便登上了业拉山口,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传说中的险峻,于是停都没停直接驱车而过。

图片

(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垭口)

然而翻过山口,壮观的业拉山盘山公路72拐立即震憾了我们的视野,气势恢宏、荡气回肠!从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口到山脚下2800米的怒江岸边,短短数公里内垂直高差近2000米,堪称中国公路的奇迹。

图片

和一般夸大的号称不同,曾有网友在这里数过,整条盘山公路实际的弯道远远不止72处,所以也有人说是99道拐、108道拐。我本来很想自己数个清楚,可惜没一会儿就彻底被转晕了。

图片

(路窄坡陡,难以停车,只好在行走中隔窗乱拍一气)

山路虽还平整,但坡陡弯急,好在网上描述的土路现在已基本变成了油路,灰尘自然少了很多,至少不用担心前车过去,扬起的灰尘让后车失去视线了。但也可能因为路况变好,加上又是长下坡,车速也就自然上去了些。头儿有些不放心,不断用对讲提醒着:“换手动”、“二档”、“三档可以”……这样的急弯下这样的速度,每一个转弯都让我有些提心吊胆。

很想知道有没有和我一样操心的,回头一看,可能昨晚其实都没休息好,后排的两个竟睡得正酣。头儿笑说,“要不你也睡吧,省得瞎操心。”虽然昨夜头痛睡得不太好,让我现在很有些头晕眼花,可还是没法在这颠来晃去的山路上安心地入睡。正聊着,看到前方下一个弯道处出现军队。啊?不会在这里碰到军车队了吧?不会才怪!川藏线上很少看到军车单独行驶,只要出现,最少的时候也有一二十辆。

于是我们在急弯险路上与军车队迎面相遇,一辆接着一辆地会车,无论坡陡还是弯急。“一辆、两辆、三辆……”我仔细地数着,整整数到了第98辆,才总算会车完毕,实在太壮观了!尽管一直捏着把汗,尽管我已数得筋疲力尽。

这一路上,我们无数次地与军车队相遇。想到他们无论阴晴雨雪,就这么经年累月地往返于荒山秃岭、陡坡险路之间,不由得对这些年轻的汽车兵心升由衷的敬意,曾经在媒体上多次听到的“英勇的汽车兵”这个称号,今天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了他们的当之无愧。

翻过业拉山,进入怒江河谷地带,放下刚才提着的心脏,才又感受到山河的壮美。

图片

图片

在河谷中穿行,路况虽好,但山势险峻,沿途不时有“小心落石”的提示,平整的路面上也偶有落下的石块出现,经过八宿检查站排队等候的那一会儿,真的碰到旁边的山体上大量的石块落入江中,打得江水四溅,我们则在一边看得心有余悸。

图片

(险峻的山体看着让人担心随时都有砸下来的危险)

【转载】西行日记(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前方桥头即八宿检查站,路面上的小石头应是之前才从山上落下不久的)

过了检查站进入八宿,正好到中午,停车,午餐,一如既往地直奔川菜馆。

 

走出八宿,持续的柏油路面比上午更加干净平整,一路飞驰,我们很快便来到了垭口海拔4475米的安久拉山。安久拉山海拔虽然不低,但坡缓路长,垭口更是出奇的平坦,完全没有一般山口的陡峭起伏。如果不是路边一闪而过的垭口标志牌上显示着海拔高度,很难想象我们已到了这么高的地方,已翻过了安久拉山口。

图片

图片

安久拉山顶的海子)

安久拉山是怒江和雅鲁藏布江的分水岭,也就是说翻过安久拉山,我们便从怒江流域跨进了雅鲁藏布江流域。

与前两天的崎岖颠簸截然相反,翻过安久拉山之后,如同驶上了一条超级公路,天高地远,道平路直。

图片

难得碰到这样的路,本来是件好事儿,可因为昨天一方面太辛苦,另一方面多少因高反都休息得不太好,午饭之后,大太阳晒着,这样的好路太容易让人犯困了,一车人很快就昏昏欲睡了。大个儿才开了半个来小时就喊着要换人,说撑不住了,眼皮儿直打架。我睁眼看了看路边的里程碑,已到了“318国道3815”,我和大个儿说,继续坚持个二十来公里,到了3838再换人吧。

大个儿有些不解,那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非要到那里再换?头儿坐在后面,睡意朦胧地答道:“因为有个三八婆要到那里拍照”——哈哈哈哈,说得没错。

大个儿满怀好奇地边开边关注起路旁的里程碑,383538363837……眼看就要到了,之前的一路上连个车影都少见,在这里,前方却突然看到聚集着好几个骑行者,旁边还另外停了辆汽车。哈哈,一定就是那儿了。看来对这地儿感兴趣的人还真不少呢。

虽说烈日当头,恨不得能将人烤化,但此处不留个影,怎么对得起当这一世的三八婆呢,哈哈。

图片  

追上来的老敏好奇地问我们在这里停下来做什么?知道之后,边笑边冲过去也留了个影,大个儿则干脆直接站在碑上来了一张,一副誓将三八踩在脚下的架式,有点儿过份哟,呵呵。

继续前行,依旧是山高天远的开阔。

图片

图片

临近然乌镇时,有一段不太长的峡谷山路险要无比,一边是松散的、随时都可能掉下落石的峭壁,另一边是深深的峡谷。但在最险要的路段,依山修建了几处钢筋水泥的廊桥,它以山为壁,镂空透光。既挡住了山上可能的坠石,又明亮通透,实在设计得漂亮。只可惜车速太快,没能留下它的倩影。

驶出廊桥不远,跨过然乌桥,下午两点五十,我们来到了然乌小镇。

然乌镇因美丽的然乌湖闻名遐迩。然乌湖原是雅鲁藏布江的主要支流帕隆藏布江的河道,后因山体滑坡或泥石流堵塞河道而形成湖泊。在地质运动活跃的藏东南一带有很多这样形成的堰塞湖,然乌湖因为紧靠川藏公路,而为众多旅行者所熟知。

来到然乌,一派迷人的田园山岭立即展现在众人眼前,湛蓝的天空、宁静的湖水、广阔的田野,这一切在远山的映衬下的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阿尔卑斯,难怪这里会有“东方瑞士”的美誉。摄影家立即要求停车驻足,不再前行。一行人颠簸一路,再经过昨天的辛苦一个个正好也都疲惫万分,急需休整一下,这个提议立即得到一致响应。

图片

(美丽的然乌镇)

三点整,安顿好住宿,我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睡觉。然乌海拔3850米,和左贡差不多。隐隐的头痛今天一路都在顽固地折磨着我,我期待着睡个午觉之后能舒服一点儿。下午三点的阳光炽烈而绚目,正好也不太适合拍照,睡一觉起来再出去转转时间正合适。

图片

(山脚下的小屋即是我们下榻的酒店——蓝湖驿站)

图片

图片

(入住时,前台的美女提醒我们说,除了晚上八点到十二点,其他时间都不供电)

五点来钟醒来时头痛依旧不说,颈椎似乎也不舒服起来,好在倒不特别严重,懒得理了,出去转转吧。此时阳光虽变得温和,但风也大了起来。生怕再受凉,我用帽子把脑袋捂严实之后,跟着队长和摄影家一起出去“搞创作”去了。

小镇其实就一条主路,但因为风光独特、夕阳正好,让摄影家大感兴奋,可我却只拍了一两张之后就有些想回去了。不知是不是本来就有些头痛的缘故,风似乎总能钻过我的帽子,顽强地想进到我的脑袋里,任我怎么阻挡也无济于事,吓得我只能赶紧躲到车里再不轻易出来。

图片

(因为季节的原因,远处的雪山并没有太多积雪)

图片

(清静的然乌小镇上偶遇“过客”)

晚饭我们选择了然乌湖边的一家小店,斜阳余辉下小店后院美丽的湖景让大家兴奋不已,刚一下车几个人就大叫起来为什么会把相机丢在酒店里,头儿让大个儿赶紧开他的车回去把相机都带过来,反正巴掌大的镇子,没几步路,肯定能赶得上最后一抹夕阳。

图片

(然乌湖上的最后一抹夕阳)

大个儿也被这美景震撼得创作欲大发,立即跳上车打道回酒店,眼看着太阳步履蹒跚地一步步向远山背后晃去,心急如焚的时候没等来相机,倒等来了大个儿的电话:“给我车怎么不给钥匙啊?相机是拿了,车怎么开过去,未必让我跑着送过去?”——哈哈哈哈,笑死众人了,真是越急越乱,于是这边只能再过去一辆车……这么一通折腾,哪里还有夕阳的影子,呵呵。

晚餐的这家店,应该是个驴友之家,满墙的提字、留言、打油诗看着煞是好玩儿,我的相机倒是随身带着的,只可惜早已没有举起相机的气力,唯一想的就是早点儿吃完饭,好接着再去睡觉。

这是到我们此次出门到现在,行程最轻松,景致也最美丽的一天,一行人个个兴致盎然,只有我,完全没法享受其中的美好,心里念念叨叨地只有一件事儿:多睡睡也许头就不痛了,唉。

所以,今天,当我再想起然乌,它的美丽在我的记忆里,总是和着剧烈的冷风和隐隐的疼痛的。

 

 

9月6日(第七天)

 

然乌

318国道

波密

318国道

林芝

 

(800:出发,24:15到达,当日348公里,累计2915公里)

 

清晨初醒的然乌,远山含黛,近草凝露,如同一个待妆的少女,向我们展现着与昨天烈日骄阳下别样的妩媚。

因为太早,本来人口就极少的小镇,静得如同还在梦中没有醒来,商铺大门也都还紧闭着。我们本来决定先上路,碰到有吃的地方再吃早饭,但几个认定“人是铁饭是钢”的家伙,建议还是先在镇上转一圈碰碰运气,结果还真找到了唯一一家已经开始营业的早点铺。

早饭的时候,一行人边吃边感慨着然乌的美丽。因为昨天行程结束得早,大家似乎都休息得不错。看着他们一个个谈笑风生的样子,我的头隐隐作痛。

我不知道我昨天一夜是怎么过来的,每一个来小时头被痛醒一次,晕晕乎乎的睡着后,再被痛醒,再睡,再痛醒……感觉整个夜里就是不断地在看时间,总以为过了很久,一看时间,总还只一个来小时。更糟糕的是好象还有点儿拉肚子,好在不太严重,但这样的状况,害我早饭也没敢吃几口。我实在想不出我吃了什么可疑的东西,因为这时我还没意识到腹泻也是高反的症状之一。

一般认为海拔超过三千时,多数人就会出现高反症状,现在想想还真对。之前一直没什么症状,只是因为高度不够而已。其实我已该庆幸,虽然夜里因为头痛有些睡不好,但一到白天好象就强多了,好歹前天睡不好的左贡和现在的然乌都有三千八九的高度,和我生活的海拔仅45米的长沙之间存在着3800多米的高差,也该高反了,呵呵。

摄影家这时跑过来问我,高原安放在哪个车上呢,一问,好象痛得比我还严重,哈哈,原来还有伴儿啊,不孤单了。

今天的目的地是林芝。一群大男人吃过饭边备车,边对着然乌的美丽抒情的时候,我则低着头忙着在那里百度林芝的海拔,2900米,哇,3000$2以下耶,今晚就解放了,而且过了今天就三天了,基本也该适应了,也就是说,后面再不用高反、不用受这份洋害了,幸福死了呀!

不忍心一个人独吞这份幸福,立即告诉摄影家,也告诉那些看似装成没事儿的人,结果根本没一个人搭理我,还说我整个都是心理作用,郁闷!

前面说过从左贡开始,我不自觉地每天只关心一件事儿,那就是海拔。这么执着的其实不止我一个。

头儿此刻也没什么心思抒情,正向几个也在这儿吃早饭、昨天刚从林芝过来的货车司机询问我们今天的路况,得到的答复是,除了个别路段限行,都挺好走的。头儿听了长出一口气,然后走到车前,绕着车子仔细检查着四个轮胎,那样子看得人实在想笑——出发之前,只要有人担心路不好走,车能不能行之类的,总是被头儿自信满满得说服。而此刻,他的自信已经和他的那三个轮胎一起彻底坏掉了。现在的他,哪怕走路也都不自觉恨恨地盯着地上的小石子儿,念念叨叨的,成了全队最担心路状不好的人,呵呵。

出来五六天了,今天还是第一个没有见到朝阳的早上,车队在厚厚的云层下踏上征程。

图片

果然都是油路,平整而开阔,车队在田园间飞驰时,太阳也在云的背后和我们躲着猫猫,时隐时现,让远山的色彩变化万千。

图片

此时厚厚的云层里忽然飘下些雨滴,打在本来就很干净的车和路面上,把连日来炽热干燥、灰尘满天的感觉一扫而空。窗外山高林密、云雾环绕的景象让人几乎忘记了我们已身在世界屋脊。其实从进入藏区以来,一路的景致各有不同的风韵,只因为之前的路况太差,烈日骄阳下颠簸与灰尘,让人下意识地总想一路往前赶紧逃离。今天这全然不同的云山雾雨,为高原的壮美平添了些许的灵气,也让我们耳目一新。

图片

松宗镇、格尼村、龙王村……一个个小小的村镇静静地散落在公路的两旁,看起来丰足而安宁。只是车经过时很少见到人影,倒是偶尔会碰到一两头牛羊慢悠悠地在公路上散步,完全不会被我们打扰到的样子。所以这种时候千万急不得,等着它慢慢过去吧——想想也实在怪不得它们,这一段公路虽好得堪比高速,但旁边路牌却明确提示限速三十,遇村庄时限速二十。而我们开到八十还感觉很克制,实在是自己没守规矩在先嘛,呵呵。

路好车快,两个小时就冲到了波密,然乌没有大的油站,昨晚该加的油拖到这里才加。

图片

(国道从镇中间穿过,也是镇上的一条主街)

因为知道再向前行不到$2就该经过有着川藏线上生死路之称的通麦天险,加油的时候特意向其他的车子打听了一下前边的路状。被告之曰:再向前不远就开始限行,一天好象只放行两次,上下午各一次,上午的已放过,所以他们过来了,下午好象要到两三点才放。并对我们说:你们现在过去也是等着,不如在波密歇歇,晚点儿再出发。

几个“好象”听下来,又加上之前在觉巴山上被限行时,说的七点放行,最后三点不到就放行的经历,让我们有些无所适从了。这时队长提议说要不我们在这里先吃了中饭再走。大家看看时间,才上午十点,连一路上最怕饿肚子的老敏也认为现在就吃中饭实在太早了点儿(只不过凡吃饭的提议他一律不反对而已,呵呵)。

波密镇实在太小,没太多可逗留东西,于是一行人决定还是继续向前,期待着那几个“好象”并不准确,期待也许我们还能有在觉巴山上的运气。

此刻我也精神倍增地支持继续前行。一方面从然乌到波密海拔已降了约$2,降到三千以下了,另一方面可能也是植被茂密,空气中含氧量高的缘故,清早还折磨着我的头痛,此刻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早上因担心腹泻,没怎么敢吃东西,现在略有点儿饿了,但一想到正好可以减肥,也正求之不得呢。这样的状况下,一边欣赏着窗外如画的美景,一边呼吸着林间湿润的空气,怎一个神清气爽了得。

从波密出发,不仅景色更美,而且路况如前,大家更加希望满满。

图片

过了波密,两边的树林更高更密,让公路完全变成了林荫道,沿路的田野林间时不时点缀着一两间藏式民居,远远看去,几点人影,些许牛羊,平淡中展示着人与自然最和谐一面。

此刻车里的人估计都和我一样心旷神怡,忍不住地开始对窗外的美景赞叹不已。被这美景震憾了不打紧,但一赞叹起来可就太好玩了:

“唉,这里太美了!”头儿说。

“哇,看这边啊,太漂亮了!”大个儿说。

“快看那儿,真美!”头儿又说。

“哇,真漂亮哦!”大个儿再说

……

听着他们俩这么争先恐后地轮流抒情,实在想笑:“能换两儿别的词儿说不?”我问。

他们自己也感觉到了,笑得比我还开心。还没笑完,头儿突然诗意大发地说:“前边山上的云雾也太美了,恨不得开到雾里去找七仙女了”。哈哈哈哈,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以怎样的自制力才强忍住没有笑喷出来的,嗨,都是我胡说什么让换换词儿惹得祸。

还好,大个儿的诗意没同时被激发出来,在发出了N个“美”和“漂亮”的感叹之后,他的抒情方式直接简化成一个“哇!”字了。

于是之后的一路,时不时就突然会听到“哇”的一声,顺着声音看过去,他一定是相机正对着某处,或手正指着某处呢。见你回头,他会立即操着浓重的南方普通话再补一句“那边好漂亮哟!”,呵呵。就这么一路“哇”着,“美”着,“漂亮”着,一车人,兴奋得不亦乐乎,头儿最后进行了总结性发言:“唉,不到西藏,不知道自己的语文学得不够好!”

只是他没明白,不好自有不好的好处,多开心的一路啊,呵呵。

图片

(会不会以为这是什么瀑布啊?)

图片

(原来只是一处估计因山体塌方损坏水道,而倾泻下来的湖水。路经此处时,头儿兴奋得冲着对讲大喊:注意,准备过河!)

 

八十迈的速度让我们很快就冲到了通麦境内,头儿一边开车竟一边企图发短信,这让我们都很崩溃。因为上路之前队长已明确规定,开车的人别说短信,就是电话也不允许接。这段路虽好,毕竟速度摆在那里,且时不时会有弯道,他到底想什么呢?

一问,更加崩溃。头儿被沿途美景震憾得诗兴大发,讲出来得不到我们这群傻子的应和有些无趣,所以一定得在灵感还在的一刻,群发给众朋友。这一回轮到我被震翻了,看来这地界还真的是有灵气呢。要不一个从来迟钝而粗糙的工科生,是怎么能在不惑之年转眼间就变成一“文青”,写出什么“白云沉得很低,绕在山间,象裙”这样让人读着心颤的句子了呢,呵呵。

这种状况后来还又持续了数日,每每再碰到这种时候,我们都会“心怀敬意”地请求换人驾驶,好让他在后面安心创作,哈哈。

进入通麦境内半个多小时,中午十一点一刻前后,终于来到限行路段。具体一问,说是前几天塌方造成前方道路毁损,正在抢修,所以限行。还真是上下午各放行一次,下午这次要等到两三点钟。

不知是因为附近都知道消息,还是这条路上本来车就不多,从上午放行到现在,几个小时过去了,等在前面的车并不很多,二三十辆的样子。无奈,排在后面,安心等吧。

图片

(无聊的老熊准备晃到前面看看能碰到什么美女不,呵呵)

现在回忆起来,这大概算得上是我们西行一路堵着等候放行时,等候环境最上乘的一次了。没有烈日,没有灰尘,此时的山林雨后初霁,阳光穿过树叶细细暖暖得晒下来,林间鸟语和着路边的溪流水声,很有些可人。只是这么长时间该怎么打发呢?

“干瞪眼、干瞪眼!”不知谁一嗓子喊出了众人的心声。可刚下过雨的路面湿湿的,该在哪里玩呢?正愁着,北京从他后箱里翻出个崭新的垫子说:“得,你们用这吧,本来是带着怕露营时用得着,哪知道你们完全是搞FB游,估计后面也用不上,干瞪眼用正好,要不白带了一场。”众人听到,边笑边开心得立即牵车让地方辅垫子地忙乎起来。

图片

(在干瞪眼这件事儿上,老敏从来都是最效率的,这不,人还没来,他已经快把牌洗好了)

垫子是有了,要能再有个地方坐就更好了,看到其他人扭着腰坐在垫子上的辛苦样子,讲究的阿明在周围转了几圈想找个砖啊石头的当凳子用。找了半天,好象都不合适,终于打到一个光滑的大石头,兴高彩烈地搬过来刚坐下没一分钟,路边一个开着拖拉机卖饮料的小伙子走过来,很客气地对阿明说:“这个石头不能坐”。

阿明被吓了一跳,立即站起来,先没在意的众人一下都愣住了。只见那小伙把石头放回原处,然后又不知从哪儿搬来一个递给阿明说,这个可以坐。大家这才都注意到,阿明先拿的原来竟是玛尼石。唉,虽说不知者无罪,但心里还是感觉有些罪过啊。一再向那小伙道歉并谢过,小伙儿倒很客气,憨憨地笑了笑并没说什么。

图片

(被阿明看中、却又没仔细看的刻有经文的玛尼石堆)

正玩得开心,厚厚的云层夹着雨水又压了过来,大颗大颗的雨点儿砸下来终于把干瞪眼的摊子砸散了,收起东西躲进车里才发现已是下午一点,难怪饥肠辘辘。

图片

(站在中间的红衣者,即是那个帮阿明找石头的小伙子,干瞪眼太吸引人了,害他看得入迷,连身后的摊子也懒得管了)

因为限行,路边倒是有几个当地人临时摆的摊子卖些小吃,但实在很难找到什么象样而可口的东西。前前后后走了几圈,只买了些水煮的土豆趁热吃了,再吃了些车上带的饼干蛋糕之类的东西,算是凑合了一顿中饭。这时上午坚持说该在波密吃了中饭再走的人,开始后悔当时没坚持下来,说在波密吃饭再怎么也会比这么凑合着强——反正也没后悔药吃,随他们唠叨吧,呵呵。

我连土豆都没吃,只吃了一两块饼干就到处去找我一向最爱平时却不敢多吃的巧克力,多好的机会啊,现在有充分的理由说服自己多吃两块儿,绝对不可以错过。

吃过喝过,雨也歇了,天再度放亮,路却依旧没通。闲看行云,静听流水,耐心地继续等着吧。

图片

(路边的田野)

 

下午三点刚过,在等了近四个小时之后,终于放行。

图片

(四个小时的等待就是因为这个地段的塌方)

开过塌方路段,道路已不再象之前那么平坦,时不时会来一段搓板路,也会又有小的限行,好在时间都不长,就这么走走停停地,一个小时走了约三十公里,快四点时到达了通麦镇。看着前面排着长长的车队,我们被告知,前方再度限行,放行时间不详。

之前做的功课让我们知道,通麦前行十公里就将进入川藏线上最险的路段,即由通麦、排龙、拉月、东久险道共同组成的十四公里长的通麦天险。但刚到通麦镇即开始限行,多少还是让我们有些意外,总以为会是和前面的小限行一样,不会等太长时间是即可放行。

图片

等在前边的车子也和我们一样,因为不知道放行的时间,都不敢离开太远,随时等待着出发。就这么下车转转,再上来,再转转,半个小时过去,四点半了,没有什么动静,五点,还没动静,我放倒椅背,在车上小睡了一觉醒来,五点半钟,看看窗外,前面的车一动没动,看来还是没任何动静,只是后面的车是越排越长了。其他人早呆不住,在旁边的小店里又“干瞪眼”起来了。

眼看着到了晚饭的时间,中午本来就没有好好吃,现在很有几个人又已饥肠辘辘了,于是有人提出,要不先点些菜把晚饭吃了,可也有人担心突然放行怎么办。毕竟等得太久了,谁知道还要再等多久呢,肚子饿这事儿要紧,于是决定还是少点几个菜先把饭吃了,并对店家说尽量地快吧。

店家非常理解地满口答应着进了厨房,一行人则继续认真地干瞪眼。

图片

六点二十几分第一道菜上来了,队长立即招呼大家收摊子吃饭,众人一边收拾一边庆幸自己的英明,亏了先点菜吃饭,要不还不知要饿到什么时候。一行人坐下来才吃了两口,就听外边有人喊“放行了”,人们开始乱乱地奔走着找自己的车,我出去一看,车队真的有点儿动了,立即冲着屋里说:“真的可以走了!”

“让他们先走,我们的车没挡道就行。赶快,再吃两口走人,万一错过了这拨,别又走不了了。”大家多少都有些着急,一边胡乱往嘴里扒着饭,一边不断地看着窗边慢慢动起来的车队。

于是问老板剩下的菜我们不要了可以不,老板说菜都准备好了,当然不可以不要了呀。也对,怪不得别人。正说话间,菜倒是真的一个接一个的都上来了,最后端上来的是一大碗香气浓郁的冬瓜排骨汤。老板边上菜还边对我们说:“不着急,一时半会儿走不了的,前面还要等,吃完了再走也来得及”。可这种话我们哪里敢信,眼看着后面的车子一辆辆地超过去,担心只剩我们四辆时万一再限行。

就这样,满满一桌诱人的饭菜,尽管都还没吃饱,尽管好些菜连动都还没动,可实在来不及吃了,只好放弃掉。

图片

(那家熬出了天下第一美味冬瓜排骨汤的小店)

我一共只吃了两口青菜,看见汤上来,立即舀了一小碗,小喝了两口,味道鲜美至极,太喜欢了呀。可这烫刚刚熬出来,实在烫得了得,那边车子已开始催人,没办法,只得依依不舍地放下碗,奔到车上,唉。

刚一上车,对讲立即就热闹起来了,这个心疼地喊菜,那个肝儿痛地喊肉的,我则肉痛地喊着“我可怜的冬瓜排骨汤啊!”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没有被拖到最后,总算赶上了大部队,也算我们没白放弃了那一桌好饭菜吧。大家刚刚自我安慰着还没来得及转过神,车就又停了,从启动到现在很严格地讲还不到十分钟,车真的就又停了。下来一问,说是单边放行,现在对面在放,晕啊!

可等了半天,对面好象五分钟才有一辆车过来,这是怎么放的呀,以这样的速度等下去,我们得什么时候才过得去?

这时想起老板上菜时说的让我们不着急的话,看来他对这一段的情况了如指掌,难怪说得成竹在胸,只可怜我们等得太久,不敢相信。大家于是开始回味刚才每一道菜的味道,尤其说到那碗汤的时候,一个个都遗憾无比的样子。

“最后上来的那碗汤闻起来好象很香,可惜没来得及喝两口”阿明说。

“嗯,是超级香,我喝了两口的”我使劲地点着头。

“啊?你还喝了的呀?汤最后才上,实在来不及喝,我只看了一眼就跑出来了。”有人接道。

“不错了,你们还看了一眼,我先跑出来的,都不知道后面还有汤,影子都没看到”又有人接道。

“那你们太幸福了,尝都没尝哪来的什么痛苦,看来最可怜的还是我啊,长这么大,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冬瓜排骨汤,刚尝了两口却不得不放下,这才是真痛苦,受不了啊~~”我难过地说。

“你当然不可能喝过这么好喝的冬瓜排骨汤,因为那是用老黄瓜熬的,哪里来的冬瓜?”老熊站在那儿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笑话我道。

“啊?老黄瓜熬的?那我都没尝呢,只喝了两口汤,天哪,更郁闷了”我边说边痛苦得咽着口水。

“不仅是老黄瓜和冬瓜不一样,重点那可是藏香猪的排骨,平时上哪儿找啊”阿明在一旁添油加醋。“要不咱们现在回去,接着把刚才那碗汤喝了再回来吧?”阿明一脸同情状,很诚恳地对我说。

“那怎么行,你们得打包带过来大家一起喝”还没等我回话,有人立即表示强烈反对。

哈哈哈哈,就这么聊着扯着,众人大笑着继续空想那一桌被我们忍痛抛弃掉的饭菜。那一碗美味的老黄瓜排骨汤更是成了我们之后一路的想念。

此时,天色已没有先前那么敞亮,夜幕渐渐升起,这里离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林芝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林芝之前再没什么可以歇脚的大点儿的县城,可是到现在,所谓的通麦天险我们都还没开始过,一点儿不急那是假的。只是急也是白急,除了等待我们能做的还是等待。

这时的等待就没有白天那么惬意了,除了天色将晚,多少有些着急外,周围的环境也没法让人舒服地呆着了。虽还是深山峡谷地带,两边依旧山高林密,但因路面不好,每过一辆车都灰尘满天,关在车里闷热难耐,呆在车外则得吃土吞灰。

无奈间给芳姐发了条短信,说我们等得好无聊,芳姐回曰,没事儿可以听听歌打打游戏收收菜啊,我看了真的无语,她肯定是以为我们被堵在五星酒店的大堂里了,呵呵。且不说什么网络信号如何之类的,白天已经干等了四五个小时,各种设备的电量也都不太够了,就算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也不知道可以呆在哪里打游戏才不难受。

不过现在想来应该还是我毛病太多,那一群人看到汤没得喝一时又走不了,一张小破纸往湿漉漉的草地上一辅,照样可以继续“干瞪眼”,哪管什么灰尘不灰尘的,何况三五分钟才一趟,小意思了,呵呵。

图片

图片

就这么又等了一个半小时,时近傍晚八点,终于开始缓慢放行,蜗牛一样的速度挪了二十分钟,终于看到了前方“通麦大桥”的影子。

至此,我们从今早出发已过去整整12个小时,共行驶210公里,其中原地等待约8个小时。  

通麦天险虽早有耳闻,但之前我对通麦大桥了解得并不多,没太注意这座桥过起来有什么麻烦,等我们排到快跟前时才知道为什么要等这么久,为什么会过得这么慢。

原来这座桥每次只能限过一辆小于十五吨的车,基本上是前车没离桥,后车不允许放行,且桥面限速5公里。两边都有大量的车子排队等待过桥,自然很慢。大桥由部队负责把守,秩序还算井然,桥头显眼处立了个牌子:禁止拍照!

图片

(因为不让拍照,所以只敢躲在车里用手机偷偷抢了两张)

 

回来以后在“中国桥梁网”上了解到,这里原有一架1966年建成的钢杵架梁老通麦大桥,该桥于2000年七月被特大洪水冲毁后,同年十二月又建成一座临时桥梁,即我们现在通过的单跨双铰悬索桥。由于这是座临时性桥梁,设计标准不高,主梁刚度不大,承载能力也有限,所以造成目前这种基本只能单车缓慢通过的状况。

图片

(老通麦大桥——中国桥梁网资料照片)

图片

(我们通过的现在的临时通麦大桥——中国桥梁网资料照片)

 

我们挪到桥跟前不远时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除了借着车灯看到不远的地方,其他几乎什么也看不到,只有耳边易贡藏布江巨大的水流声时刻提醒着我们正身处峡谷底部。

就算以五公里的限速,过完这座全长仅172米多的桥也就是两三分钟的事儿,但实际从离桥仅十几米到我们蹭到桥跟前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这大概是此次川藏行中对我而言最纠结、最提心吊胆的半个小时,因为中间突然有消息传出说是因天黑路陡,为了安全,今晚停止放行,明天六点再放行,而且这时再看桥面,真的一辆车也没有。

天!那一刻我真的快崩溃了。如果真的不放行,也就意味着我们将只能在车里过一夜——前后车都堵得死死的,我们完全进退不得、无处可去——什么冷不冷饿不饿闷不闷的都是小事儿,我完全不敢想象的是这一夜我该怎么解决方便的问题,左边峡谷,右边高山,伴儿都没有一个,还不知道这树林草丛里有没有什么珍稀的小动物,深一脚浅一脚的该往哪儿踩都不知道。越想越晕,除了直勾勾地盯着前方桥头的车子,期望它会突然动起来,其他我什么也想不到了。

已到桥头的几辆车,也都担心真的停止放行,着急地下来向守桥的战士们打听着消息,说着好话。其实这时等在我们前面的也就只几三五辆车了,等了整整一个下午,等到跟前了恰好过不去,我总不信我们的运气会这么坏,好歹也是算了日子出门的呀。也有说是因为对面山路上双向车流汇合时发生堵塞,所以我们这边不能再放,按士兵的话说,放过去也没用,还是堵在山路上。

这时车里的人也都很着急,一急就开始乱抱怨起来,说这完全是人为的阻塞,为什么不干脆将这十四公里全部单向放行;又说天天这么堵着,怎么就不能修座好点儿的桥,随便哪里都是浪费,又不缺这点儿钱……呵呵,人一急脾气好象也跟着来了。

通过路边醒目的标识“您已驶入14公里临江悬崖险道,请减速慢行,注意安全”,我们知道,从这座桥开始就是著名的通麦天险了。

 

通麦之所以被称为天险 除了路窄坡陡,更主要是因为通麦路段山体疏松,周围几十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频发山崩、雪崩、泥石流、滑坡、地震等天灾,阻塞公路,而通麦大致位于这些灾害的中心地域,故得此名。

就这么毫无办法焦虑地等着,突然看到前面刚才还在下面打探消息的人群,急急地跑着上车,再看桥头,天哪,第一台车的远光灯打亮了,准备通行!我实在笔拙,完全无法形容出当时心里的那份庆幸和如释重负!

这时我们的对讲更是忙得不亦乐乎,生怕哪部车不小心掉队,被卡住过不了桥,不断地相互呼叫着,提醒着。后来听说那晚在放了我们这几辆车之后,真的没再放行,万幸啊!

图片

(晃晃悠悠的通麦大桥)

过桥之后的确如桥头的士兵所说,很多路段堵塞,狭窄的山路上,一旦有巨大的货车卡住,一边峭壁怪石,一边悬崖河谷,完全没有错车的余地,整个道路就基本陷入瘫痪。等在后面真是焦急而绝望。这样的路段只能是慢慢地错,有的地方路太窄,甚至感觉外边的半个轮子都快悬空了。这时如果开窗,谷底湍急的水流声更听得人毛骨悚然,仿佛随时都会滚下去一样。

实在太紧张了,盯着悬崖边偶尔伸出的一两株树枝或小的灌木,我小声念叨着:“如果不小心掉下去,这么小的树枝能档得住我们嘛?”

“可以!”头儿眼睛都不斜一下,直视着前方的道路一边小心驾驶着一边很肯定地回答着我。我安心地点点头,不敢再问,生怕他再补一句:“可以才怪”。

也许我们该感谢夜的黑暗,它将一切都深深地藏在它的黑色里去了,除了车灯照亮的几米距离内,让我们看得到身边堵在一起大大小小的车辆和脚下高高低低的搓板砂石路面,其它我们什么也看不到,因为看不到,我们没有惊叹,没有恐惧,更可以专心地驾驶。

那一夜故事多多,辛苦中笑声不断,这一切最该感谢的是阿明,只要稍一堵车,他便在对讲里以他独有的话语方式向大家汇报着路况和听来的各种小道,生动而搞笑,堵得太久总不能通行时,又会拿前方即将出现的鲁朗石锅鸡,引诱着大家充满希望地轻松前行。

就这样开一段,堵一段一点点地往前挪着,一个半小时后,看到路边的标识,告诉我们终于走完了14公里的通麦天险路段。中间过了堵塞最严重的一段之后,车子慢慢向前颠着,我这才借着车灯细看周围,很快就被身边绝壁上突出的嶙峋怪石吓着了,完全一副随时都会跨塌下来的架式嘛,于是心惊肉跳地说:“还好没碰到下雨天,否则这些大石头非砸下来不可,看着也太恐怖了。”

“大石头有什么好怕的,我更怕地上的小石头。”头儿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路面一边说一边继续小心翼翼地驾驶着。哈哈哈哈,我和大个听了差点儿笑晕掉了,看来一路三个胎坏下来,头儿真的对小石子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障碍。结果就是只要再遇砂石路面,头儿的速度绝对控制在40码以内。走出通麦天险路段后,因为还是砂石路面,我们只好让其他车先行,小二本来还想跟在后面压阵,跟了一段之后实在慢得受不了了,忍无可忍下终于还是超了过去。这时后边经常有其他的小破车车超我们,头儿一边坚定地压住40的时速,一边唉声叹气:“唉,虎落平阳啊!”

“虎落平阳,哈哈哈哈”,大个儿在后面边重复边笑,开心得什么似的。

又走了二十分钟的样子,终于走出了砂石搓板路,驶上油路的那一刻,不知头儿心里该是怎样的一种如释重负。只看到他猛踩油门,复仇似的把之前超了他的好几辆车又一辆辆地超过去,边超还边数还有哪辆没看到,哈哈。

那一段虽然路况很好,但天色漆黑,除了天边不多的几颗星星,周围再没有任何发光的东西,开着开着,道路的起伏常常让人不知道前方是直是弯,这样的状况下,80的时速带给我的又是另一种恐惧。就这么一路狂追,依旧没有追上前面的小二小三。想想以前,自己开车基本就没人追赶得上,这时的头儿怀着种江河日下的落寞,叹口气道:“唉,看来这一路开下来,车技全练出来了嘛”,呵呵。

小四儿怕我们太孤单,干脆停下来,在路边一直等到我们才又继续上路。

走出山区峡谷,路变得越来越好,我们在黑暗中飞速前行,我知道传说中如梦如画的鲁朗林海已渐渐被我们抛在身后,黑夜将她裹得严实,不曾让我们看到一点点她的影子,但窗外她的气息躲在湿润的夜色中依旧隐隐传来,让我们对她的神秘和美丽遐想万千。

追不上前面的小二小三,见不到任何烛光灯火,只能不断地看导航,数里程,我们在黑暗中孤独地飞驶着。零点前后,远远的,突然看到前方繁灯一片,它不止是划破了夜的沉寂,更点亮了我们的希望。我们从来没有如此渴念过城市,但此刻真有种回家的感觉,终于该进城了,美丽的林芝城终于就在眼前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