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敦煌  

2013-08-03 23:46:33|  分类: 闲情偶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到敦煌是二十三年前,从北京坐火车经过西安到柳园,五十多个小时的硬座,再换汽车两三个小时到敦煌县城,采购一些个人日用品,再坐汽车近一个小时到达莫高窟前敦煌研究院的招待所,一所安静简陋的平方院子,床褥上手摸上去一层细细的沙,水龙头里的水是咸苦的。一路上快乐的事情不少,比如大雨中登骊山,暑夏季节,爬到半山腰居然变成了鹅毛大雪。去敦煌的汽车上,热得昏昏沉沉的我对着行李架上垂着的一根黑绳子发呆,看久了才发现那根粗壮的黑绳子原来是落满了苍蝇。还记得沙漠里慢跑的野骆驼,记得从鸣沙山上疯狂大笑地滚下来,和冲到月牙泉里冰冷的泉水,还记得去阳关路上沙漠里魔幻般出现的那个美丽的大湖,还记得莫高窟那个洞中矜持而美艳绝伦的阿难泥塑,和洞顶飞腾欲出的飞天,还记得风吹如水一般流淌的沙。。。

再访敦煌,出于怀旧,要求住进莫高窟前的招待所,发现一切都变了。小卖部、停车场、大展厅、无所不在的戒备森严。。。傍晚在院子外面蹓跶,不断地被保安人员盘问来历,想晚上再去河岸对面三危山前的沙丘上走走,被忽然出现的保安劝止。鸣沙山前竖起了巨大的门楼和围墙,月牙泉却几乎要消失了。拜访曾经给我们讲过课的樊锦诗先生,樊先生也老了,数十年坚守,落寞孤独,溢于言表。只有莫高窟里千年风霜的佛菩萨飞天和供养人象,永远丰腴年轻,岁月不老。今昔之叹,林林总总,在所难免,说明人在变老,思绪也开始唠唠叨叨,不说也罢。

二十三年前曾经拍了十几卷胶片,現在居然找不出几张当年的照片了。新拍一些,不过走马观花,聊胜于无。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莫高窟前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鸣沙山和月牙泉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玉门关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敦煌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戈壁滩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