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將蕪,胡不歸!

充滿勞績,但人詩意地,棲居在這片大地上。

 
 
 

日志

 
 
关于我

Who thinks his learning not an ostentation of knowledge, but a law of life, and himselfe obayes himselfe and doth what is decreed. ---Cicero

网易考拉推荐
 
 

儿子写藏头诗  

2014-03-02 13:48:05|  分类: 闲情偶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诗这件事儿,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一直是件非常时髦的事情,那时候全中国满街都是诗人,不像现在,满街都是土豪。我上学的时候,校园诗人如过江之鲫,诗风主要分为小清新和现代派,大家有无穷的情感要抒怀,而且死活得捻断数根须用诗的语言来搞,不这么搞不足以平民愤,壮声色。那是苦闷的青春和诗意的年代,没有选秀,没有卡拉哦克,没有手机和网络,潦倒得就只剩下写诗了,如果用钢笔和诗歌来概括那是的校园生活,大致是不差的。
    但我从来跟诗歌这档子事儿绝缘。曾在酒酣之余,友朋说来吟诗联对吧,吓得我敬谢不敏,友朋戏言:“文人而不解作诗,此大不通,唐突良辰,辜负情怀。”我赔笑说:“高见甚是,高见甚是。不过俺是学者,非文人。甘愿自罚一杯,向良辰和情怀谢罪。”然后恭聆座上高朋各吟各诗。我想我跟写诗绝缘,缘于根器刻陋,才情不赡,亦绝无耐心捕捉心中的壮怀和感逝。诗句那种戴着枷锁起舞的游戏形式对我来说是个麻烦事儿,有些人天生就不惮其烦,而像我这类人天生就不胜其难,觉着读现成的还是省心。所以,喜读诗,中外古今都爱,读了就忘。
    儿子倒好这一口儿,少小就努力吃饭和写诗,具体年份不可考了,记忆中大约小学时就颇有歪诗,也有那么几首小清新,算是赤子之心,直出胸臆,稚拙可爱。但初中某个时段,儿子写诗,调调近乎晏小山柳三变,絮絮叨叨哼哼唧唧腻腻歪歪,都是伤逝怅恨感时的玩意儿,追求阴暗靡华,都是心里那点鸡零狗碎小九九,看似曲径通幽,实则病态呻吟,我以为不可,孰料他居然说诗人自述胸中块垒,当求淋漓尽致。我大怒,痛斥他格调低下,不解诗之为何等事,并且禁止他再写这种调调的“诗”。儿子从此再不让我看到他写的玩意儿,但我心知他还在自出胸臆,下笔呻吟, 并未间断,这从他语文成绩一直低迷惨不忍睹就可以看出。事后想想,对于十三四岁的孩子来说,要他理解“格调”,确实是件艰难的事情。多少教授数着东董送屋祭泰夬废平仄拗救来凑句子,写些樱花诗春游诗买菜诗出差诗,妍妍自喜,而示人以羞,中人欲呕,又何尝解“格调”为何事呢。
    某次开家长会,我咬着牙坐在教室里小板凳上听儿子的老师鱼贯而入轮番训话,最后一位进来的是新接手语文的李老师,瘦小活泼的一位女性,然后她开始用惊人的音量和热情上下纵横谈语文教学的理念。有一句话让我惊了一下,她说:”你不要以为让你的孩子怎么去辅导作文、拼句子背词汇可以迅速提高他的作文水品,作文拼的是境界。 “此后我就留意儿子回来的言论。果然他回来眉飞色舞的时候很多是说李老师怎么改他们的作文,怎么罄竹难书地夸他如文豪一样写作云云。不幸的是,儿子正规考试,语文成绩照样是破落户的面目,远远不如他的数学和外语。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跟儿子说,你爹好歹是研究中文的,也是大学中文系的老师,你语文这个状态,也太不合于物理了吧。但这些话对于儿子来说都是耳旁风,他每次都诡异地微笑一下,依稀里面藏着些轻蔑,我立刻明白了,爹娘的道理顶不上中学老师只言片语。我只能认了。
    前两天儿子眉飞色舞跟他妈妈海聊,我听到他说学了某课谁谁谁的藏头诗之后,老师让他们试着每人做一首藏头诗云云。稍后我好奇地问太太,太太笑得前仰后合,说现在的小孩子太神奇了,个个古灵精怪,异想天开,还真有点儿能耐。原来语文老师把学生们写的”藏头诗“都快快乐乐贴到了博客上,还一首一首点评,我看那各色钢笔字儿,都跟狗爬猪拱的一样,但一首首读下去,真是把人笑喷了。比如:

儿子写藏头诗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高珊加油考上理想中学)
 
儿子写藏头诗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黄子墨要发奋图强)
 
儿子写藏头诗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姚月其实也会难过)
 
儿子写藏头诗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段昊是天下第一帅)
 
儿子写藏头诗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贺子文比金秀贤帅)

    终于看到儿子那一首金钩银划狗爬字儿了,不知怎的,我向来看到儿子这笔字儿就有万念俱灰生不如死的感觉。读着读着,就有点肃然起来,这小子仍旧我熟悉的那副心比天高,志大才疏,浮妄睥睨的样子。但是这是写得还真有点壮士之气燕赵之风。而且这首藏头诗被他写得复杂无比,他居然在交作业的按语里考起老师来了,所谓”其中多有玄机“,”看您可否领得此中真意咯“,最后居然老气横秋地”只怨文笔不工,贻笑大方了”,还“拜上”
云云。。。但这首他自称的“宏篇”还真让我费了点力气,才看出这居然是诗里藏诗的“藏头诗”。
 
儿子写藏头诗 - Justinyu - 田园將蕪,胡不歸!

鉴于字写得太差,怕闪瞎了各位大方的亮眼,我辛苦打印如下:

易水行歌

才过燕云境,临眺寒水边。

易水思古处,水色惹人怜。

怀旧游荒渡,壮士意难除。

客行咸阳去,华岳愧不如。

雨打击别鼓,忽念归乡途。

至此思且定,洗愁乃最毒。

春风未可见,色空征程前。

盖世英豪气,因盼家团圆。

英雄傲孤骨,豪杰不多言。

天为声声泣,尤是苦中甜。

妒恨全消尽,世间只一人。

上将当中坐,知其是秦王。

音长声传远,最惧兵精强。

难有近身时,得何傍其旁。

何人有此胆须勇似虎狼。

功成名难保,名就身已亡!

空叹无所用,弗如弃彷徨。

乐为救国事,人心自欣扬。

生应做人杰,在者毋相忘。

世间百万里,酒醉死亦偿。

当先天下忧,歌罢慨而慷。

能为君效死,得志终无妨。

逍游魂不散,遥去魄自还。

休怜我垂败,为者乃河川。

叹此刚烈士,识道舍身时。

破落非谁意,冷败拥天词。

暖阳今犹在,束马纵缰驰。

高声问荆轲,阁闺自默执。

 
取其首字,又是一首诗
 

才临易水怀壮客,华雨忽至洗春色。

盖因英豪天尤妒,世上知音最难得。

何须功名空弗乐,人生在世酒当歌。

能得逍遥休为叹,识破冷暖束高阁。


然后才是他藏头的所谓八字自评:“
才华盖世,何人能识! ”阿弥陀佛,我主安拉,玉皇大帝,通天教主,无量天尊,大日如来,湿婆大仙,妈祖娘娘,以马内利,阿门。。。无论论诗还是论狂妄,我都自叹弗如。

 
  评论这张
 
阅读(5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